樂評:只想要一點哀傷真的卻沒人來

 9m88 〈九頭身日奈〉 (2017)▪ 

9m88 - 九頭身日奈 2017

 2016 年,於紐約 School of Jazz 主修歌唱的 9m88,與 Leo王 隔空創作一曲陪你過假日,成功打入台灣音樂聆聽群,招攏對象非以獨立與主流劃分,說時尚潮流也許還有跡可循。她積極與許多音樂人合作並演出,落日飛車Leo37異鄉人等,不僅拉開出道階段的廣度,且維持十分獨立的性格,自行發表〈九頭身日奈〉、巴黎,我想跟你一起去,以及Air Doll(with Fishdoll)等單曲。

 親眼看了 9m88 在落日飛車 Bad Trip III 台中場的演出後,大呼過癮;在 Leo37+SOSS 專輯台北發售場上,她的表現同樣驚人。然而正式受她招引,是在買了〈九頭身日奈〉七吋黑膠之後。老家空無一人的書房裡,室內沒有唱機傳來的聲音溫暖,窗子緊閉卻有流動的氛圍,不知不覺,身體搖擺不已。

 9m88 以單一視角描述身邊九個人,在介紹前停了三四秒。即便聽了好幾回,那刻臨頭還是有種無法忍等的心情,直到她開始一一唱下,彷彿這世代混亂的心智狀態,才得赦免:

 出個門必須搭好衣飾、翹著嘴角面對不順耳的評論、輕聲一笑裝作不在乎、於是在他人面前偷滑手機;現實也許令人彎腰,但對夢想我們還不想放手;拖延了青春,消耗了健康,身與心哪個會先倒下呢?連舉白旗的力氣可能都沒了。但又或許,無妨欺騙自己一時、與自己戀愛一世,畢竟現實那麼長那麼大,甩不掉尾巴,但讓它擁有一種微微韻律感,「沒問題吧?」讓每天的心跳加快一點點,一邊思考、一邊叮嚀自己,世界的運行正因改變無時無刻,而有這般流動混雜,然後,心裡還是要罵它一句:「不三不四!」這樣才爽快。

 記得自己在一個終於下班的晚上,走在地磚還歪得令腳濕濺,口裡還要頻頻唱著:「who can stay here and still be true」。這是多麽重要的一句提醒,就當我們以為「只想要一點哀傷真的卻沒人來*」時,出現所有瞞騙閃躲、所有不想要仔細的時候,抓著從不變的長遠目標遠遠拋來的繩索,固定綁在自己身上,即便宿醉或裝瘋都能前行。

 我們這世代,都能在〈九頭身日奈〉裡找到自己的九個樣子,或者,他們不過是同一個模樣分出來的不同狀態而已。每個人都可以是九頭身日奈,每個人可以虛榮、逞強、猜忌、曖昧,當然也可以神秘、求全、自瞞、自戀。而不到最後不要問自己,「到底混亂的是我,還是這個世界?」

 認清自我是一件多麽難的事情,但畢竟〈九頭身日奈〉已試著給予幫助,還施了安慰的魔法,「Who we are? Who we are?」在明白掌聲與棄唾之後,清理無關痛癢的這些事項,依然回到生活關乎自己的面上。

*原為「只想要一點愛 上 Tinder 卻沒人 Like

 

(Rui Lin)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