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場:2017 台灣國際即興音樂節 — 真實與荒漠

2017台灣國際即興音樂節

11/15 @台北中山堂光復廳,
上半場: Will Guthrie(打擊)
下半場: 豐住芳三郎(打擊、二胡)+ John Russell(吉他)+ 謝明諺(薩克斯風)

 11 月 15 日,第二屆台灣國際即興音樂節已走過半個階段,本期望自己能全程參與,卻在各種情況下,才在這天來到台北中山堂。

 因著表演者的音樂本質,抑或演出的組成結構,音樂節裡的六場節目各有題目。第四場「真實與荒漠」便是這兩個因素下所得出的討論。演出名單有:日本第一代自由爵士/即興音樂演奏家豐住芳三郎、攝影師陳藝堂形容為「英式冷盤」的吉他演奏家 John Russell、旅法的澳籍打擊樂手 Will Guthrie,以及近來混跡處越趨猛雜的薩克斯風演奏家謝明諺。上半場 Will Guthrie 獨奏,討論「無與有的關係」,下半場的即興三重奏,則是討論「無與有存在的位置」。

Will Guthrie - People Pleaser (2017)

Will Guthrie 今年推出新作《People Pleaser》,除了打擊樂,裡頭還有如詩篇的電子聲響及錄音口白 © Rui Lin

  Will Guthrie 簡式上台,啟奏至聲響波段拉大的過程,是藉身體與樂器間的排列與位移構成,也在最初展現不落情境的直白技法。聲響彷彿有袒顯自肌理的力道,直直勇勇的給情緒張開,但這段沒刻意營造氛圍的演出,和接著幾個聲響壯大鋪滿的段落,形成了無與有的反差。

  即興音樂中,「無」與「有」是模糊於思考和技巧之間,能被清晰聽見的狀態。那可能是表演者剎那的決定或反射,對應當下時間空間、觀眾或共演者,還可能是因為記憶的緣故。Will Guthrie 當晚 40 分鐘的演出,有許多聲音被製造出「裂的狀態」;鼓棒與落手的姿勢,切分聲響,使原有的單一聲騰出了空間性。思考整體在時間上的演化,聲音無誤是同樣純粹直白、但卻在如此巧妙的作為裡有了變化,讓他打出了「無中有,有中無」的聲貌。

下半場的三重奏,由 John Russell 清彌的吉他起聲,經過許久,豐住芳三郎才以若小的二胡拉出線體的弧度,也漸漸拍弄起他的鼓組。兩位各自行進,謝明諺遲遲未落進來,而他最終以幾串凝固的扁音,慢慢切開聲音的光線,才此,三人並排演出。

豐住芳三郎 & John Russell & 謝明諺

下半場的三重奏,(L-R) 豐住芳三郎、John Russell 與謝明諺 ©Rui Lin

  以並排形容三人共演狀態也許過於嚴重,這當中還是有幾個零星片刻,彼此的精神疊合,甚至在謝明諺緩緩走出舞台之後,所有音色起了變化。我視為整場高點。謝明諺從舞台右方,依照聲音節奏遷移,並同時旋轉身體,令薩克斯的喇叭口往各處傳出聲音。

 接連兩趟的繞場,聲響更在大場域間流動,且每一步伐所置之處,將聲行傳移變置,造就不斷出新的聆聽點。謝為自己的聲音製造新的位置,也讓豐住芳三郎以及 John Russell 不間斷的聲響,頻有特出之時,更出現了融合之面。這讓人料想不到的聆聽變化,是即興音樂中的無和有存在的價值。

謝明諺

謝明諺走繞演奏廳兩回,拉開聲音之間的距離,讓人有了全新的聆聽型態 ©Rui Lin

  其實整個下半場,我完全貪迷於豐住芳三郎的肢體動作。三年前聽見李世揚與他在台南演出的現場錄音專輯《樂無歇》,便開始收集兩位的音樂作品。去年也在日本專門重發歷史錄音的廠牌 Chap Chap Records,購得豐住芳三郎在 1995 年與 Han Bennink 的現場專輯《Dada 打、打》。如今終於看到他本尊演出,輕易的肢體動作,充滿美感以及力的流動。

  即興音樂讓聽覺充滿可知與未知。「真實與荒漠」便是無與有的多重體現後的精神映像,應是以觀看來聆聽表演者,並從狀態中抽拔精神性可能的存在點,我便是如此才受即興音樂的吸引,且在這當中找到許多真實,和形而上的價值。

(Rui Lin)

廣告

2 thoughts on “現場:2017 台灣國際即興音樂節 — 真實與荒漠

  1. 引用通告: 2017 華語年度音樂人 – 耳道運行式

  2. 引用通告: 2017 私佳現場 – 耳道運行式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