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安抓

Simon Frank 安抓 ©梁昆

SIMON FRANK ©梁昆, 2015 / 字體 BY YU

w/ Simon Frank(Hot & ColdLove Theme
 2015 年秋末落腳台北的「加拿大產人類」、人稱「西門慶」的 SIMON FRANK,於 2017 年加入本地廠牌 LONELY GOD,並發行自 2014 年《DOUBLE IMAGE》以來的首張實體專輯,《HUMID MUSIC》。
 青少年時期的 SIMON FRANK,因父親職業關係,與哥哥 JOSHUA FRANK 在菲律賓、香港、北京與新德里等城市定居。兄弟倆所組的樂團 HOT & COLD 或 SIMON FRANK 個人作品,都有強烈的地緣關係;而產於台北的《HUMID MUSIC》,從題名便能清楚感受它與本地的關聯。不過,這當中也許還存佐著這城予人的細微映像。
 訪問開始在一個濕熱的午後,SIMON 推開了咖啡店的門,也以異國音樂家的身分推展了對這個盆地的觀察,自然散發的謙和是對他的第一印象。就在他即將因 LOVE THEME 而踏上北美巡迴,而還未能確定離開後會否再次長居此地的時刻,耳道運行式很幸運的能與這位創作人聊聊他的音樂世界。

SIMON FRANK:S

RUI LIN:R
ERNIE CHANG:E

R:2015 年的時候,是什麼原因讓你決定來台北呢?

S:我會來的原因是,我哥哥要來台北學中文,我也想來台灣學,而且在北京時,斑斑(雀斑skipskipbenben)、尊龍(落日飛車森林)、國國(曾國宏,落日飛車、森林、來吧!焙焙)都來過北京,我也跟他們見過,所以知道台北的環境跟音樂不錯。其實我高中在北京,但那時候中文沒有很好;跟別人介紹我是加拿大人但是在國外長大,別人會問我會說什麼語言,我都說我的中文有點爛,有點尷尬,中文沒有那麼好。所以,大概兩年前我從研究所畢業,就跟哥哥一樣來台北繼續念中文。

R:你最早什麼時候開始做音樂呢?是在你與哥哥的團 Hot & Cold 嗎?

S:最早做音樂是住在新德里的時候,當時 13、15 歲,開始喜歡一些 indie、alternative 的音樂,像是 Pixies、Pavement 之類的樂團。但其實也因為我的父母,他們喜歡比較怪的音樂;比方說我爸爸非常非常喜歡 John Zorn,他們跟我介紹了 Sonic Youth ,還有 No Wave 這樣的曲風,這些經驗使我蠻喜歡音樂,也影響到我之後的創作。而 Hot & Cold 可以說是我第一個樂團,最開始是跟哥哥在我們房子的樓下實驗。在新德里時,我們也和另外兩位國際學校的同學,做了一個 punk 樂團。現在想起來,當時的同學應該認為我們有點瘋。

Hot & Cold by Lai Fei 2012

HOT & COLD,2012 ©LAI FEI 

 
除了不同國家文化在體內交纏繁生,影響 SIMON 的種子更在他年少時就扎了根,後龐克等音樂成了他的養分。說到自己喜愛的事,SIMON 混合著謙虛及少許羞赧,尤其是讀了好幾遍 SIMON REYNOLDS 寫的《RIP IT UP AND START AGAIN》,翻掘了 1978 年以降的後龐克場景,像是 JOY DIVISION、THE FALL、THE HUMAN LEAGUE 等樂團對未來音樂的影響,SIMON 覺得研究所念歷史讓他有了鑽研各種題目的興趣,而這些研究就成了他創作經緯。

E:從小到大有什麼影響你的創作嗎?

S:我為什麼會做那麼「Repetitive」的音樂,有可能是住在印度的影響,或更小時候住菲律賓的關係,而且我爸爸媽媽也有很多這種音樂的 CD,它們真的是比較「Repetitive」。長大一點就是聽 The Fall、Velvet Underground、Suicide、Can 或一些日本的迷幻音樂,搬到紐約就開始聽電子音樂。做噪音時,聽更多 House、Techno。我也很喜歡雷鬼跟 Dub。

E:除了音樂,像是文學、電影甚至是攝影或書籍有影響你的部分嗎?

S:我記得 Hot & Cold 曾發行的卡帶,有受到土耳其作者 Orhan Pamuk 影響,那時候也滿喜歡 Roberto Bolaño,他有寫一本書叫做《2666》。歌詞有時候是受到寫理論的作者影響,因為上大學的時候必須看很多 Critical theory 的東西,所以我有時候會說到「 Perception 」這個題目。另外有影響到我的,像是傅柯、班雅明,還有義大利的 Giorgio Agamben。
 

SIMON 從個人/家庭的聆聽經驗,以及求學歷程出發,聚焦他音樂中的個人特色以及信仰。而這當中,有一份十分清晰的信仰,是關於他對於「 LO-FI(低傳真)」的堅持。從 2010 年起的《UNHEATED NEIGHBORS》,無論他身在何處,其低傳真的性格依舊,不過在《HUMID MUISC》裡有了些微的轉變。他個人稱作成長和進步,然若回扣到作品元素中的「歌詞」架構,便能直接對映至他根本且從核心出發的創作精神。

R:從最早期的《Unheated Neighbors》到現在,你的個人作品始終保持 Lo-fi(低傳真)的精神。你如何看待它呢?

S:Lo-fi 對我來說比較直接、容易,我很喜歡這個感覺。很浪漫,一個人在他的房間,不一定是專業的做音樂,亂做他喜歡的東西,帶來一種氣氛。我覺得我做音樂的能力有進步一點點,但今年的專輯跟 Lo-fi 有很大的差別,因為下次錄音我不在台北,不會有 Jon (Du) 幫我,我對「Mix」還有「Sound Design」沒有很擅長,所以下一張專輯可能又變回 Lo-fi(笑)。

R:也許在技術上將聲音處理過,然而對你而言,《Humid Music》依然有 Lo-fi 精神嗎?

S:對,我覺得內容上還是有。其實我對稱自己為「Musician」是有點尷尬的,因為對我來說國國、Jon、盧家齊之類的人,就真的是 Musician。他們可以聽到歌就拿起吉他彈彈看,不用鍵盤,像我自己彈的就是 Lo-fi 的感覺。

 我有時候會擔心我的音樂太簡單,但這是我音樂的特色,對別人來說很簡單的歌,可能是我最複雜可以彈得一首。我覺得這些限制會給我的音樂不一樣的氣氛、精神,這個可能跟 Lo-fi 有關,而《Humid Music》滿有這感覺。

 

“Each time I see myself,
where do you see yourself?" ––〈See Self〉

“Raw center, twist your neck for the center
Bite your lip for the center."––〈Raw Center〉

“Naive and evil, without an equal"
––〈Naive And Evil〉


R:《Humid Music》裡面〈See Self〉、〈Raw Center〉或〈Naive And Evil〉的歌詞,都有你所謂的「perception」或與自我的關係,可以說明一下嗎?

S:有時候我跟別人解釋我的歌詞,有點「mantra(曼怛羅,佛教用語,指不斷重複的經文)」的感覺,可能會一直重複某些詞句;但這是對我自己的「mantra」,我想讓自己記住某件事情。在我的生活中,發生什麼事情、做了什麼錯誤,想提醒自己不要重蹈覆轍。有時候,玩音樂對我真的是一個減少壓力的辦法,可以忘記別的問題,面對自己。

 比方說〈See Self〉,是去年我正決定要不要在台灣多待一年,在想自己處在什麼情況,什麼位置,是開心的嗎?還要做些什麼嗎?而〈Naive And Evil〉是告訴自己不要犯錯,它在講有人說了很天真的話。不能說你不能讓別人傷害,但很可能會被傷到,也不能說這件事是沒有想到的。可能我對自己或這種人會有點生氣。

Humid Music Cassette

R:也許可以對應卡帶紙封內頁上印的:「什麼也沒看到。什麼也沒有。」?可為我們說明《Humid Music》的設計與攝影嗎?

S:攝影是王君弘幫 Lonely God 拍的一些東西。王鈞做它的設計,他也把這個句子提供給我,是法國作家莒哈絲寫的。我覺得王鈞很有自己的看法,有點幽默。之前我看過莒哈絲的書,所以我很願意放這個句子在這裡。

 這可能半開玩笑,太悲觀太鬱悶的一種幽默。在專輯裡面,有點試著看到別人看不到的事情的意思。這個方面我跟王鈞討論了很多電影、藝術,或小說;我們都會說到我的音樂有點黑色、悲觀的審美觀,王鈞的作品也都是。但我又不太喜歡太黑色的,我想要有幽默的感覺,我希望我的音樂有幽默的感覺、Absurd 一點,蠻受到達達主義的影響。〈Good Taste is Worthless〉可能就有點幽默。

R:〈Naive And Evil〉也蠻幽默的,你的人聲部分比較有彈性。

S:不知道該說幽默還是 Pathetic,但你有感到這個幽默讓我很開心。平常我唱歌比較「monotone」,但在這首有比較改變。

 
不論身為 HOT & COLD 或 LOVE THEME 的團員,還是個人計畫,SIMON FRANK 在不同國家與時期都有與各式音樂人合作的機會,《HUMID MUSIC》即是由廠牌 LONELY GOD 創辦人 JON DU( FORESTS、LUDU )製作。除了有了技術上支援,仍由自己的意念出發,貫徹整張專輯。而台北的電子音樂場景對他而言,舒適又不失活力;與在地的音樂人交流、看在地的表演,讓他覺得這座城市有著適合創作的步調,且不讓人輕易自滿。

E:新專《Humid Music》是 Jon 製作,你們合作的過程或經驗有什麼特別之處嗎?

S:Jon 跟 Lonely God 的一些人,比如盧家齊,我們都在往電子音樂走一點。跟他們一起就開始聽更多電子音樂,或常去 Korner,在同一個時間一起發展。我聽到喜歡的歌就傳給 Jon,Jon 就傳給家齊,家齊又傳給我,這樣的互動,再一起慢慢發展。Jon 對聲音真的很有研究,跟他一起工作真的學到很多,像是注意每個 Frequency,想做一首歌放在舞廳,低頻夠了嗎?中頻太多嗎?高頻會讓耳朵痛嗎?這類的事情。

Jon Du © Sean Marc Lee

JON DU 為《HUMID MUSIC》的製作人 ©SEAN MARC LEE

R:你如何看待台北電子音樂的現況?

S:我覺得台北電子音樂的環境真的不錯,在中國時有點沒想到台北會有像 Korner 這樣的地方。我第一次去覺得跟倫敦放 Techno 的舞廳沒有多大的差別,覺得不錯。

 台北的音樂圈比現在的北京好一點,可能台北的生活節奏比較慢,你想做音樂會有時間可以做。台灣是比較小的地方,比較不會因為受歡迎就覺得自己是大明星,很重要,所以還會繼續努力。

 但有個問題是,台北有很多創作人、很多 D J,雖然慢慢有自己的音樂場景,像是 Korner 或 Smoke Machine,但台北比較少有作品讓人一聽就能聯想,這個是台北的音樂;像有人聽到 Berghain 就會想到 Techno。最開始我只會想到 Tzusing 真的是台北的 Track。但一切慢慢改變了,像是 UnderU 的活動,可能會想到 Sonia Calico 的歌。

R:北京等地呢?

S:我覺得北京的音樂圈,產業化的太快。中國的獨立音樂真的有變成工業,但是一個獨立樂團可能要等五年才能發一張專輯。我住在北京時,也有很多喜歡的樂團,但過去在在 Mars 或 D-22 玩的,現在可能解散了、或很少玩,我喜歡的都不見了。現在喜歡的是工工工,或做噪音的人,像是王子衡

 我幾年沒去過上海,但拿上海跟台北比起來,上海的電子音樂環境在世界上比較受關注。例如廠牌 Genome 6.66,會辦一些很後現代的電子音樂、網路音樂派對。這種音樂不知道是在全台北,還是在我朋友圈越來越受歡迎,比方說 My Ugly Friend 會請的那些人。

 最近一年可能是這樣的情況,觀眾沒有變少,但活動更多,人潮會分散,以前可能每個周末如果你喜歡電子音樂只會有一個 Party,你就去這個。但台北有很多有能力的人,我相信這裡會繼續發展。

 

這個slideshow需要JavaScript。


後龐克一直是 SIMON 鍾愛的曲風,而《HUMID MUSIC》的外型,是適合在派對演出的電子樂;因此專輯以後龐克為核所生出的電子節拍,很輕易地滿足了這樣的雙面需求。創作時,SIMON 感受到台北盆地的濕溽,甚至是原始、粗魯的蠢動,工業化的反覆呢喃以及胡鬧般的日常語言,他認為若能讓人感到這其中帶點黑色的諧趣,會是十分開心的一件事。

E:像你剛剛講到《Humid Music》不算太 Lo-fi,我覺得 Post Punk 的 Vibes 很重,那你是怎麼決定這張專輯的走向?

S:我覺得可能這個專輯比較像 Hot & Cold 專輯的風格,也可能比較受到早一點的 Industrial 或 EBM 的影響。不像我之前的 Solo Project。因為之前我的專輯都有比較實驗的東西,但《Humid Music》比較受到在 Party 的影響,所以用比較多重節奏去寫歌。我很喜歡現場表演,也不太會緊張,可以把平常生活沒辦法表現的事情秀出來。

R: 〈Naive And Evil〉裡面唱「安抓」,這個是怎麼產生的?

S:有個朋友會半開玩笑地教我一些台語,專輯裡最後一首也是他( 劉是磐)唱的。剛開始是開玩笑,想融入一些台灣的風格。因為我現在住在台灣,但我怕一個白人在台灣唱中文會有點尷尬,我朋友來唱就比較適合。

R:你在創作的時候除了聲音,會有視覺上的刺激嗎?
E:刺激你創作的 Image?

S:我現在住在東門附近,但《Humid Music》大部分的歌是住在小南門寫的,在植物園隔壁,專輯封面也是在植物園。我現在想到那些歌,會記得我在植物園旁邊的小房間,會叫「Humid」也是因為那一帶很濕。台北是一個蠻適合晚上散步的地方,白天太熱;有些地方有霓虹燈,很有感覺。而且在中山、萬華那邊帶有一點危險的、黃色的氣息,但因為是在台北,就很安全。寫歌都會想到這些風景。〈To Tell The Truth〉、〈Behind The Garden〉、〈Humid Music〉都是在東門寫的。而〈To Tell The Truth〉是這張專輯中最新的歌,今年一月的時候寫的。

Humid Music Cassette1

SIMON 將台北兩年的生活,化入新專輯《HUMID MUSIC》之中 ©RUI LIN

E:現在發行專輯的格式,常見的有黑膠、卡帶、CD,你比較喜歡用哪種載體去發行?

S:我喜歡卡帶,算比較不一樣的 Object。黑膠也蠻喜歡的。最近幾年大家不一定以實體聽音樂,但有發的話別人會覺得你比較認真,很重視你的音樂;只發在串流上的話會覺得你在玩。但這陣子又改變了,放在 Bandcamp 或 Soundcloud 大家也會認為這是認真的專輯。但有實體在手上真的是很好的感覺。

E:你常去 Korner 放歌,你當 D J 放歌跟自己 Solo Project 表演有什麼心態上的不同?

S:放歌可能是受到 Jon 跟 Tzusing 的鼓勵。他們會跟我說,你知道這麼多音樂要不要放歌。我在準備放歌的時候有壓力而且會緊張,但獲得的活力不比表演多,比起來,表演後我會覺得更開心。我常放一些我喜歡的音樂像後龐克、Industrial、Techno、Club Music、Jamaica 等等的音樂,可能不是每個人的菜,但在夜店放的時候別人都會跟著跳舞,能分享這些感覺很不錯。

 台北的觀眾比較 Enthusiastic 一點,有一次我在 Korner,只是用鼓機的聲音,大家就很 Chill 很 High,但我有時候不知道他們是喜歡我的音樂還是只是想玩。台灣很多人對音樂很有研究,我自己也是比較 Nerdy 的人,很喜歡這個部分。

Love Theme Shadow

LOVE THEME ©SIMON FRANK

來到台北後,因著生活周遭的影響,SIMON FRANK 多了 D J 的角色。除了在派對中和舞客互動外,他也十分喜愛以表演的形式露面。而不斷拓展他創作範圍以及合作領域的他,今年更跨海組了新團 LOVE THEME。同名專輯裡,常有地景的連結,更有拖宕與奔走的文字闡述。

R:今年你組了新團,Love Theme,是怎麼開始的呢?後續有什麼計劃?

S:這個 Project 有點複雜。張洪泰(Dirty Beaches, Last Lizard)、Austin Milne 還住在倫敦時,大約兩年前,我也在倫敦,我們一起在一個 Studio 即興,有錄音。然後 Austin 用電腦改編,一個叫 Alter 的 Label 發了,秋天會去北美跟歐洲巡迴。我希望這個團可以繼續下去。我跟 Alex(張洪泰)有表演過,我跟 Austin 也有表演過,但我們三個沒有一起表演過,所以有點期待跟緊張,明年希望可以到亞洲表演,可能我們準備 Tour 的時候會錄一些小東西。

R:你們怎麼為每首歌命名?

S:我覺得有一些東西是關於張宏泰對家鄉的感覺,比方說〈Desert Exile〉。我有時候也會有這樣的感覺,因為在國外長大,不知道自己家鄉在哪的感覺,然後〈Docklands – Yaumatei – Plum Garden〉,因為 Austin 在 Mix 的時候我住在油麻地,他跟他女友有來我公寓找我,有了這個小小的經驗。忘記是年初還是去年底,Alex 也住過同個樓房,這些地方對我們都有意義。而〈Late Crossing〉也是因為香港的 Tunnel,開車從香港到九龍的感覺。


亞洲城市時常成為科幻片中的場景,例如出現在攻殼機動隊的台灣廟會遊行,或如 SIMON 所說與夥伴們住在香港時令他聯想到銀翼殺手,新舊雜揉的城市景觀與 SIMON 熱愛的音樂畫面相互映照。多在獨立廠牌發行作品,他認為小廠牌的運行模式大同小異,決勝點在於行銷模式,數位串流發達的情況下,實體發行反而成了創作者對自己作品的證明。

R:在台北的生活有什麼影響到你部分的嗎?像是你剛剛說到香港的印象。

S:晚上的台北很適合散步,有些地方有點像香港的旺角,看到這些街景會想到80年代風格的合成器,而且我很愛 80 年代的工業音樂、後龐克、EBM。台北生活某些方面蠻輕鬆,但人和人的關係,就像楊德昌的《一一》有表現出台北人某些感覺;有些朋友不必工作玩得很誇張,人跟人的誤會很容易放大,我自己也有受到一些影響。

E:《Humid Music》在 Lonely God 發行,與別的國家廠牌跟台灣廠牌合作有什麼差別?

S:Lonely God 其實是個蠻 DIY 的廠牌。比較小的廠牌的經營模式沒有很大差別,比方說之前 Hot & Cold 有合作的一個 Chicago 廠牌 ,他們會出做黑膠跟卡帶的成本,未必會付錢給你的音樂,會拿一些卡帶讓藝術家去賣。這樣做比較簡單。廠牌公關行銷跟 Booking Agent 是很重要的,我不是專業的 Music Industry 人士,這只是一些我看到的東西。

Simon Frank w: Lujaichi by 黃日藍

《HUMID MUSIC》發行派對上,SIMON FRANK 與盧家齊共演 ©黃日藍

R:你覺得台灣廠牌的行銷發達嗎?

S:我覺得不算,但有點奇怪的是,台灣比中國開放,而且英文普遍比中國好,但台灣人比較不敢說,或覺得外國人不會注意他們的事,所以不會用英文行銷。現在你聽一個從中國來的音樂家,你可能會覺得,這代表著中國更有錢,在世界的力量變大;但你聽一個台灣人的音樂,就只會想到這個人住在台北做音樂,對亞洲不熟的外國人可能不會了解,覺得台灣是個亞洲小國家。

分居三地,《LOVE THEME》依然誕生,透過遊子身份的連結,讓整部作品更有張力;而一如 SIMON FRANK 的背景,《HUMID MUSIC》的也傳達出十分在地、又十分外來的形象。如此現象,絕非史上首次,不過在如今網絡性有史以來的發達的文明裡,身份與認同會否是一位創作者更須聚焦的題材呢?尤其復掀起的亞洲熱,讓無論是何種文化裡的人,無論是在鏡子的裡或外、時空的多元對角之間,多少產生出了一點效應與風潮。

R:你離開會最想念什麼?依然會跟 Lonely God 合作嗎?

S:台灣的食物,還有我的朋友。台北算大城市,但跟世界上的大城市比氣氛不一樣,相對比較小。我有一個在加拿大長大的台灣朋友,最近回台北看父母,他覺得台北很棒,像是 90 年代,東西也便宜。但像我自己待在台北太久習慣以後就會忘記那些好處,可能離開台灣後,受到別的大城市的壓力之後,如果又回台北對台北的好會感受更深。還沒想到之後跟Lonely God的事。如果我在別的國家,可能錄音的東西會傳給 Jon 讓他幫我 Mix。

SF JD AC

[L-R] SIMON FRANK、JON DU & 張洪泰 ©JON DU

R:最近聽了一些居住在柏林的亞裔創作人的電子音樂,引起了一些關注,你怎麼看待這個現象?

S:這個可能有點關於政治,什麼是台灣,什麼是中國。對不是富有但也不窮的台灣人來說,有機會去歐洲不是困難的事情,比較有錢的中國人要去也不難,所以現在華人在歐洲人眼裡有點像之前的日本人。一個在柏林、倫敦做電子的台灣人,可能有點新鮮,但不會是奇怪的事情,這個是好事。

R:我在網路上觀察,柏林是很多西方其他國家的藝術家或音樂人都會想去的城市,你有什麼看法嗎?

S:我覺得柏林很有趣,讓藝術家或音樂家真的有目標想做;但是有些人只是覺得住在柏林很 Hardcore,可以讓作品很棒,所以他們做的只是搬到柏林。

 一個地方會有機會改變你的習慣。我從香港搬到台北的時候覺得 Korner 不錯,會受到 Korner 影響。但可能在香港沒有這樣的店,就不會受到一樣的影響。所以去柏林的 Berghain,可能又會受到不一樣的影響,不一定是好事或壞事。

 我覺得有些人搬到柏林,是要追求一些很黑色的感覺,或 Explore 自己裡面灰暗的地方。我不是一個會想去找到黑色感覺地方的人,可能別人有這個需求,但我自己不需要。

R:你覺得台北會不會是亞洲相對機會多的,對藝術家來說?

S:在台北作為一個藝術家比較開放,對外國人來說。如果你是台灣的上班族會覺得薪水少,但如果是外國人的薪水來會覺得很便宜,但生活水平又高,政治也比較自由,同性結婚,亞洲最開放。

 可能日本在一些方面比較受到西方影響,但是我覺得日本有些地方比起台灣比較不開放。也許越來越多國外的藝術家會發現台北的優點,搬到台北創作。

Simon Frank by Joshua Frank 2013

SIMON FRANK 的觀點總有獨特而細微視角,一切應答在詼諧之中 ©JOSHUA FRANK, 2013


 旅行各地的 SIMON FRANK 總會以音樂留下個人記憶。台北是恬適、自由,也是各種人彼此震盪激發的活力城。城裡有黑色、黃色、迷幻但向上的氣息存在,也讓他在此生成《HUMID MUSIC》,給了我們一張慎重詼諧的舞場作品,同時也如這午後濕了又乾、乾了又濕的樣子,將城市拓上迷人的蕨印。
 

 
(主編 Rui Lin・訪撰 Ernie Chang & Rui Lin
主視覺 yu・編輯 Ernie Chang & yu)

 

廣告

3 thoughts on “專訪:安抓

  1. 引用通告: 2017 華語年度專輯 (含EP) – 耳道運行式

  2. 引用通告: 2017 年度最愛:Ernie Chang – 耳道運行式

  3. 引用通告: 2017 私佳現場 – 耳道運行式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