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場:落日飛車 Bad Trip III Homecoming Tour 洪康敏吐了

落日飛車 Bad Trip III Homecoming Tour 洪康敏吐了

6/30 @Live Warehouse, w/ 榕幫 & 可樂娜多汁合唱團
7/01 @Legacy Taiching, w/ Angel Baby & Leo & 9m88
7/02 @Legacy Taipei, w/ 李英宏 & 曾昱嘉

 2017 年 月 號,落日飛車在 臉書 發佈第三季 Bad Trip 的巡演訊息,比起前貳回的 Bad Trip 皆有五場,這年僅有三場;而前兩年,台北都於 月 日在 The Wall 公館演出,這回發生在 月 日,且場地大了兩倍,在 Legacy 台北。

 臉書上開頭寫著:「康敏想回家了」,呼應這次巡演是落日飛車以「Bad Trip」表演的最終回。主腦曾國宏將「Bad Trip」視為落日飛車「重開機」的一個過程,如此「慢熟」的個性,卻也拉攬了更多聆聽群。Bad Trip III 的高雄場目測人滿 90 %,台中場 99 %,作為最終章的台北場,更在巡演啟動那日,開出了完售的佳績。

落日飛車 on stage by 尹傑

落日飛車 on stage © 尹傑

高雄場

 作為首發場,高雄在表演形式上與其他兩場不同。成大嘻哈文化研究社出身的榕幫,以及 Los Coronados 可樂娜多汁合唱團,依序出場。

 榕幫的音樂展現了他們對台灣音樂深廣的接受度,所運用的許多聲響令人想及八九零年代的流行歌曲,取樣來源亦令人驚喜,諸如 Leerix 獨演〈延宕〉段落,取樣齊秦 1987 年《冬雨》的經典〈大約在冬季〉、〈少年 21〉取樣伍佰 & China Blue〈少年吔,安啦!〉,還或如〈宣言〉、〈愛做夢〉則致意般取樣落日飛車的〈Burgundy Red〉與〈My Jinji〉。

榕幫《氣根》(2017)

榕幫在 2017 年發行首張專輯《氣根》

 他們多元的聲響素材,產生的聽覺質地上的差異,令人印象深刻的終曲〈環島巴士〉,開頭取樣陳一郎〈行船人的純情曲〉,中段提及大甲媽祖則連結到繞境之主題歌曲。最後一段邀請饒舌歌手 D-Young 加入,由於其原住民背景,榕幫在音樂上亦使用阿美族跟布農族的傳統歌謠。整曲的豐富程度由此可見。

 第二隊是可樂娜多汁合唱團,樂團再成軍之緣可追溯至 1965 年「台灣第一支衝浪搖滾樂團」Los Coronados,成員據說都是當年創團的孫子輩,由高雄 水星酒館 老闆 Donnie(吉他)、陳思宏(貝斯)、尤冠倫(鼓)組成;然而,原鼓手離開後,當晚由 OverTone 成員王信貴客席。可樂娜多汁合唱團標榜衝浪音樂,樂手間的默契表現出音樂悠漫的流動性,多首歌曲中一首偏慢的曲子尤其吸引我。

可樂娜多汁 on stage

可樂娜多汁 on stage ©Los Coronados 可樂娜多汁合唱團

 耳朵被兩個風格完全不同的樂團沖洗,卻在落日飛車上場後得到某種印證。開機完畢的首場,與「嘻哈饒舌」以及「衝浪搖滾」樂團共演,透露落日飛車向來善於暗藏信息的個性;從臉書不斷吐露樂團結合嘻哈饒舌的走向,高雄場的共演樂團安排,代表他們對未來與過去的同等珍視。

 Bad Trip III 的意義固然非凡,而總是這麼著迷於落日飛車開場的我,在此聽見他們前所未有的狀態,先是瀰漫後是曝散開來的前奏段落,美得、慢得希望它別停止。他們找到了極好的速度與狀態,一路從〈Burgundy Red〉飄至〈My Jinji〉。接著的三首新歌並非首唱,〈Summum Bonum〉、〈Greedy〉與〈Slow〉確實與前作《金桔希子》十分不同。未明是如何狀態,畢竟當下的我是第一次聽見,太過於興奮,時常自抬耳朵,希望別遺漏任何聲響。

 稍微小規模的場地,高雄場讓落日飛車團員間的狀態於最初便凝聚,鍵盤手王少軒更有張狂的聲響。這晚出現的合成噪聲,如大船出航遇見暴風或閃電,抑或是船內點起仙女棒歡慶一般,一次無人知曉的歡場。

落日飛車 日本 by 尹傑

落日飛車的音樂常是隱裝著特別的、具思考性的作為 © 尹傑

台中場

 下午三點多抵達 Legacy 台中,正好趕上彩排,落日飛車以及客席薩克斯風手黃浩庭後是 Leo9m88,以及 Angel Baby 一行人先後上場。第二場 Bad Trip III 的形式介於高雄場以及台北場之間,當晚由 Angel Baby 開演。

 成立於 2015 年的 Angel Baby,同年便與落日飛車一同 Bad Trip 巡演,三年無一缺席。「家鄉在天堂的他們,由 Reider LarsenVocal & 合成器)、蘇聖揚(貝斯)、John Stephenson(鼓)、綠海(Vocal & 吉他),以及落日飛車鼓手羅尊龍(Vocal &吉他)組成。當晚演唱首專Wabi Sabi多曲,如戲劇性強並展現團員互動的〈Django〉;且我從沒看過 Angel Baby 這樣混亂的景況,團員各自帶著不同姿態演出,彼此似是在舞台玩樂一般,讓聽眾能接受到每曲全新的感受與完好的能量。同時也觀察到 Reider Larsen 的演出較過往狂野,個體與整體的流暢度也無話可說。除此之外,綠海率性的發言,也暖了不少現場觀眾的心。

 

 三四十分鐘下來,樂團頑皮的搗弄整個場子至歡樂,最後竟唱來一首多情的歌。他們翻玩梅艷芳 1991 年的經典〈親密愛人〉,並由羅尊龍擔任主音。時空一下凝結,我帶著笑顏與嚴肅的眼神聆聽。尊龍用他迷茫的低嗓,自然疊出一些對不出焦的合音,「親愛的人,親密的愛人,這是我一生中最興奮的時分」,讓他在歪頭壓頸之間,頻頻顯現癡情又隨時可以放手的雙重幻覺,當下完全被他吸引。

 羅尊龍向來以鼓手之姿橫闖音樂圈,其風格早就為人稱道,而今在 Angel Baby 裡唱起歌,彈起吉他,絕對是另一個重要的風景,且要讓人說出「羅尊龍便是一種風格」這樣高度的讚嘆!

尊龍 by 尹傑

尊龍即是一種風格 © 尹傑

 主秀上場。落日飛車同樣以《金桔希子》的前兩曲開始。也許是場地的關係,讓所有樂器的聲響更為飽滿,也更具力道。不過開場時團員間的默契卻未發酵,只見曾國宏的歌聲與吉他呈十分穩定,彷彿預備好好玩一場。緊接著的三首新曲,〈Summum Bonum〉、〈Greedy〉與〈Slow〉,團員整體的狀態已領著我們出航;尤其手鼓手張浩嘉,他十分流動且力道恰好的節奏聲響,將現場氣氛打上即將乘風破浪的基底。

 六首歌後,Leo王登場。〈憶起李國修〉、〈沙豬〉、〈長大十八歲〉等來自首張專輯《藝術家脾氣》的歌,在與落日飛車合體而成「蓬萊仙車」的編制裡,激發人的腺體,這樣的聯乘讓人明白嘻哈饒舌音樂的自由度與融合性。而當〈沙豬〉唱到「不要批判我/我承認我是一隻沙豬/但我不像 Eric Clapton 他還會動粗」,曾國宏馬上來一段 Eric Clapton 經典作〈Tears In Heaven〉中吉他主旋,讓台下一陣笑聲與尖叫如歡浪襲去。這應該是這場表演,甚可當作 Bad Trip III 的最惡趣味橋段。

 蓬萊仙車除了玩著《藝術家脾氣》的歌外,同時也玩了如 Leo王 與春艷〈空空〉,《Leo王賣瓜自賣自誇》中的〈把所有煩都燒了讓它變成煙〉,以及夜貓組〈我有病〉等。而當晚曾國宏也少見的展現了饒舌與念詞的技巧,也飆出台文化裡親切之五字經文,刷亮文青的另類氣質。

Leo王 by 尹傑

Leo王 一現身台下驚叫,而他在台上的言談常帶著極為認真的感性卻又充滿笑點 © 尹傑

 Leo王 的橋段還未結束,大家都還期帶著「那首歌」。

 陪你過假日」一唱出,台下再次高呼,當晚的第二位聯乘創作人 9m88 終於出場。從許多地方能看出兩人的默契,甚至連間隔也許不到 50 公分的距離,Leo王 甩著長毛巾也不會打到她9m88 自由搖擺,嗓子轉弄著音符,一身米白西裝與黑帽,形象十分鮮明。而與蓬萊仙車交手兩曲後,9m88 與落日飛車嚕了一曲,視為整個巡演裡,最驚人的聯乘演出──〈No Man’s Land〉。

落日飛車台中場 by 尹傑

9m88 的高人氣轟翻全場,仙車與她交手,激出許多火花 © 尹傑

 這晚的〈No Man’s Land〉啟奏,通訊官鍵盤手王少軒,小開酸味十足的聲響,我耳裡酥麻,身體也是。全曲歌詞架構下的演唱,皆由曾國宏與 9m88 合作。若將兩人其一視為合音,那還太小看他們;9m88 聲轉太完美,曾國宏穩住船之螺旋槳的進與動。兩位劃破了主音與合聲的標準,既融合又能於處處聽見各自具代表的優點,一同聆賞的結論,就是精品與精品間完美的聯乘,而非如 Louis Vuitton Supreme,那樣讓人失望的不對等合作。

 9m88 與落日飛車一同演繹的〈No Man’s Land〉之所以驚人,不僅只於上述。過了中段,唱過了完整的歌詞,已然抵達一個高峰。而此刻落日飛車選擇讓它降落一點,尊龍一聲沉穩的鼓擊,讓場子完全轉換,或說讓場子重新熱起。因為緊接著吉他進來、手鼓疊上、爵士鼓疊上、貝斯疊上,合成器開的大躁快,台下的我就跟投影背景的魚兒們一樣,不清楚是被電暈還是酸暈,麻但且只能專注於這樣的場面裡,直到 9m88 將歌聲納進,才知翱遊的不是身體,而在精神與意識。中段疊出的再高潮還未結束,女聲拉展開了帆,男聲運舵;曾國宏創造性的唱著 Donna Summer 在 1977 年的經典單曲〈I Feel Love〉。啟動這執念兩回:「I feel love, I feel love, I feel love……」中間又是團員爆開的合奏──尤其合成器保持著也許再高的一些大躁快,讓台下看得出神,只見台上一幫人彷彿對準同一個念頭,投出了唯一的精神。而我看見視覺負責張芳瑜的海底世界,一隻龐龐大大的魟魚,咻的從眼臉正前飛上,尖長的尾部,讓人不知抓不抓得住。

台中場 by 尹傑

台中場創造出許多經典橋段,令人回味無窮 © 尹傑

 這晚落日飛車的表演性,比起高雄場強烈許多,尤其曾國宏於台上說話,綜藝感十足。他多次笑稱此為「下幹」,我卻覺得這與落日飛車首張專輯《Bossa Nova》首曲〈Bomb of Love〉裡唱著:「I shoot the shotgun of love」一樣,充滿浪漫趣味。

 整個晚上有如夏日啤酒入肚的流暢感,整體非常適合發行現場專輯甚或影像紀錄,歡顏面俏還有舞擺的身體,美麗的景色大方的在台上台下恣意翻轉呼應。這也許會是今年我最喜歡的一次現場經驗,Angel Baby、落日飛車、Leo王、9m88,給人留下許多經典印象,讓我不時想起。

曾國宏 by 尹傑

曾國宏,一位胡亂浪漫的男子 © 尹傑

台北場

    歷經高雄場每團各自演出,台中場有他團獨演也有聯乘,台北除了主場落日飛車外,只有聯乘。參與的有李英宏以及曾昱嘉

 與李英宏的聯乘演出中,唱了李的作品如〈台北直直撞〉、〈蘆洲 Lunifornia〉、〈什麼時候她〉、〈讓子彈飛〉與〈慢慢阿流〉等曲;而我個人獨鍾的〈慢慢阿流〉,其開場樂器與人聲的層次未清,但以漸進方式入了狀況。雙方同時一同翻玩二十年前「仿如當今〈Hotline Bling〉」的〈熱線你和我〉,整體充滿異男氣息的演出讓人驚奇。

台北場 by 尹傑

李英宏與落日飛車的聯乘雙雙噴出屬於男子的浪漫(後為薩克斯風手黃浩庭) © 尹傑

    另一特殊氣氛,則是聯乘樂團新曲〈Angel Lover〉,最後慢慢擴顯 Bossa Nova 風格,是落日飛車沒出現過的面貌。除此之外,曾國宏於〈什麼時候她〉再次展現讓樂迷耳目一新的饒舌功夫,還小玩一下阿姆的歌。

    接著上場的曾昱嘉,體現了曾國宏此次巡演之金句「尷尬是最低成本的戀愛」,而他們所一同翻玩 Aerosmith 的〈I Don’t Wanna Miss a Thing〉讓台下聽眾出現跨時代的連結,合唱者在多。而 D key 版的〈Burgundy Red〉也在他擔任主聲之下,出現十分不同、似是將八零靈魂樂與電氣感揮抹上如油彩畫般的聽覺質地,且在後段兩曾的合聲非常不錯。雖然這段落普遍不叫好,也出現 Bad Trip III 的現場氣氛最低點,卻展現落日飛車在音樂上的包容度與嘗試性。

台北場 by 尹傑

台北場的舞台兩側擺進了巨型遊戲機,開放聽眾上台玩,形成一種特別的疏離互動 © 尹傑

    Bad Trip III 的三場,都由《金桔希子》前貳曲並接相同的三首新歌開演。我於台北場的當下,能以多於單純接收的角度來感受新曲。這也許就從結尾的〈十年台北〉說起,即將滿三十歲的曾國宏,回首聆聽與創作音樂的過程,過去的養分發酵作三年以前落日飛車的重開機計劃;投射著個人的聆聽歷程,化做此階段的創作行為,而誕生《金桔希子》。然而,朝著七八年代白人靈魂樂航去,曾國宏也許更在意現代性,技巧與技術或許如此,但精神與意志,他非常確定。

    「I’m greedy/Such a pity/There are loads of love/I would never ever get enough」,〈Greedy〉開頭這樣唱著,旋律已然是落日飛車有史以來最悲之選,而「I’m losing/Losing all my feelings/Roses in my heart/I would never ever get enough」接著,會否反映一位音樂人之創作心聲?能量與創作力是創作者隨年齡增長最在意的事,不過於此並不能將其看作創作人的擔憂,反而更適切的,它是創作人對自身的再看重,也同時對外宣示。〈Slow〉更再次證明,間奏反覆出現的吉他旋律,讓人耽美於這樣往著高昂的途上,頻頻回望的眼神,與〈Greedy〉不謀而合。

落日飛車 by 尹傑

《金桔希子》後發布的多首新作,充滿曾國宏邁入人生新階段的體悟 © 尹傑

    至於第一首演唱的新歌〈Summum Bonum〉,是全新編至下的落日飛車首次出現的輕快歌曲,台北場同時也是此巡迴最爆的一次,團員直接精神合體,尤其陳弘禮轉向彈奏 Roland SH2 貝斯合成器,又緊又彈的聲響足以讓台下歡動起來。該曲若從「幸福為人生至善」的角度切入,也許可對映創作人此階段狀態,「Dream all the time/Dream all the time/I hold your hand everyday/You tell me not to worry again/Together go home/Summum Bonum means good time with you」。這樣樂觀態度,也從「Baby I know it’s future/All you can say is nature」傳來。

    從〈Summum Bonum〉、〈Greedy〉到〈Slow〉,有積極、有省思,且從〈Slow〉中「flow」、「blow」、「grow」的演變說明一切,那句「Slowly we beat on the time」是他領悟人生後,已然啟動另一階段的證明。

落日飛車 by 尹傑

落日飛車是一支十分注重細節的樂團,無論現場或錄音作品,也許輪播萬年也還有未見的大陸 © 尹傑

 這回三場演出,各自獨特的風格與狀態,讓我擁有上述滿滿的記憶。而高雄場飄然悠蕩、台中場熱情又不失內斂、台北著名的「疏離感」,展現這島三地十分不同的風情。

    落日飛車的重開機拉了三年,這些年的變化,從他們的新曲中能明顯聽出。也一定有許多的樂迷如我一樣,一年聽過一年的跟著他們;不是為了追星,只是想見證一個台灣的樂團會如何演變。如今傳說自己揭開了面紗,一個男孩變成男人了,但淘氣趣味卻不怎麼減少。

    若從新舊曲音樂主線觀察,新作已沒似《金桔希子》常有的反繞性段落;甚也無《Bossa Nova》的陽剛噴發,曾國宏創作已然轉變至全新階段,落日飛車也仍在航道上。就讓我們好好的等吧,等著傳說中的新專輯!

(Rui Lin)

廣告

2 thoughts on “現場:落日飛車 Bad Trip III Homecoming Tour 洪康敏吐了

  1. 引用通告: 2017 華語年度音樂人 – 耳道運行式

  2. 引用通告: 2017 私佳現場 – 耳道運行式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