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場:落日飛車 Deja Vu Tour 台北 The Wall場

2016-07-01 @The Wall公館 w/ Angel Baby

Poster

2015 年的 7 月 1 日,是落日飛車沉寂五年後,宣布回歸的第一場演出。一年後再擇同日,就彷彿海報設計那樣「Déjà Vu」了。而我走進人滿為患的 The Wall 時,果然有種相似感。

 這晚同樣與 Angel Baby 共演,他們是由羅尊龍擔任主音、並有前馬克白成員蘇聖揚參與的年輕樂團。此次演出別具意義,因他們在當日發表首張專輯《Wabi Sabi》,並於現場販售手工實體 CD。一年內多次的演出與準備,這張處女作帶著涼幻的沖浪感,在主音如浪泡的聲嗓,以及 Reider Larsen 如醋混合蜜的合成線條,為樂迷帶來夏日漂浮的旋律。分不清是海灘還是在屋頂,腳踩著沙浪頭頂城市夜空那樣。

WABI SABI DIGITAL COVER  演出當日下午,Angel Baby 發表首張專輯《Wabi Sabi》(擊點封面試聽) 

 此次是我首次聽見《金桔希子》的現場。開場〈Burgundy Red〉與〈My Jinji〉,航開一路八零大道,樂迷興奮驚叫。落日飛車依然保留手鼓部分。最初,張浩嘉的演奏在層次上明顯凸出,那味道與台上兩座復活節島 Moai 石像頗同。隨演出進入中後段,即興與多個裝飾點越融入整體,並在最後拉出另一條律動線,性涼。每聲擊下,又有股扎實的漂浮感,粗略比喻的話,大概就是把晶瑩的果凍正扭搖的畫面放慢速度那樣。兩首 EP 曲目唱完,一連五首《芭莎諾娃》。

 〈Bomb of Love〉、〈No Man’s Land〉、〈Hogi Hogi LaLa Jo〉、〈Little Monkey Rides on the Little Donkey〉,以及〈I Know You Know I Love You〉。這回全是以八零合成電氣的氛圍呈現,而那些七八零年代節奏藍調、靈魂樂、放克等養分都體現於此階段的落日飛車。對於《芭莎諾娃》的八零化,我非常喜歡,歌曲都灑上糖霜一樣;合成器扮演重要角色,在許多過場,鍵盤手王少軒為其它樂器墊上厚厚的泡棉一般,浪漫並且夢幻。甚至當〈No Man’s Land〉行至中段,我忽然覺得如果此刻出現福音那樣齊放而厚實的合聲,那麼飛車將在八零大道駛往天堂。值得一提的是,這場另有一位薩克斯風手加入,即興或者編曲上安排的段落,都為那些原是紐約下城的街景,打上霓虹夜光,彷如還閃著鍍亮的光澤。我非常驚喜,這晚的落日飛車是我聽過最自由的一回。


當晚演出後段,除了讓樂迷如我蒐集完《金桔希子》三曲的現場聆聽經驗。落日飛車還唱了三首新曲,分別是〈十年台北〉、〈Libidream〉以及最後的〈Summum Bonum〉,透露樂團復出後的積極性。〈十年台北〉一如題名,是曾國宏寫下他的十年台北生活,曲子平易如常,演唱時的心情也是。他在曲間偶爾嘻皮笑臉的聊天,而認真的一面,都已或將呈現現在他所有的作品與表演上。

 記得初聽《芭莎諾娃》時,我與友人分享。超過三十年聆聽經驗的他直言,專輯非常「The Velvet Underground」,是否致敬還有待檢驗。那時,我也只是一名追車風潮裡的樂迷,從沒想到,《芭莎諾娃》就這樣聽了五六年。而今《金桔希子》這另一階段,已讓我明白落日飛車的檢驗點,將不會是與過往對照。他們「玩音樂」那樣簡單純粹的方向,在曾國宏悠然而富趣味的創造下,竟彈唱出一副新經典的樣子。

 

 最後,什麼時候讓《芭莎諾娃》與《金桔希子》變成黑膠呢?

 

(Rui Lin)

廣告

One thought on “現場:落日飛車 Deja Vu Tour 台北 The Wall場

  1. 引用通告: 2016 私佳 9現場 | 耳道運行式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