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評:美麗灣哪

幽法《純粹的融合病歷》(2014) ▪

幽法 - 純粹的融合病歷  (2014)

  幽法之英譯為「UFA」。這樣說也許錯置了,主腦成文最初是以「Ultimate Finishing Attack」之名出道,於自理廠牌「雜唱片」發行個人專輯《過程》(2005)。經過幾年沉澱,2011 年重新出發,曾參加知名聲音藝術音樂聯演「失聲祭(Lacking Sound Festival)」,而在 13 年首先於全新自創廠牌「44 Lab」以網路發行《純粹的融合病歷》,隔年發行實體 CD。關於「幽法」之名的轉變,也許可以從官網自述中「幽無底/法無衡」來理解,推翻曾以終極(Ultimate) 與攻擊(Attack)的態度行事,「幽」與「法」是對內涵與標準的重新定義,重新理解內在與外在的關係,將 UFA 轉譯「幽法」也就是以中庸之道,追求個人電子音樂志向裡的聲響。

150819_405634462852667_1909699163_n

幽法 ©unknown

 最初接觸到幽法,是在師大睡不著。那時還未發生師大居民對於住商爭議的反動,師大的地下社會、睡不著等地活動蓬勃,人潮裡有去夜市的、有去小白兔的、也有一群愛好音樂的人,混處此地。睡不著的諸多音樂活動偏向電子音樂,而成文與電子創作者 44-22 等人,在這些活動裡穿梭。到訪幾回,也就自然耳聞他們的音樂,埋下日後聆聽他們作品的機會。我約莫就在那段期間接觸到《過程》,最初一片蒼白而且失意的感受,最近重新聆聽,倒覺得《過程》給我的具體印象,彷彿一尊白蓮,那蒼白可能是被放逐後越顯純淨的內心。然而,這張作品也顯現了創作者的心理狀況,諸如〈Intro〉、〈無法原諒變化〉、〈My Friend〉反映其激動的情緒,偏朝著極端傾走;而晦暗如〈破曉的漆黑〉、〈(no name)〉、〈支解現實〉,也並非溫馴善親的聲響。《過程》的實驗性格無庸置疑是突出而且企圖長嚎一聲見英雄,如此也就成就了其「地下經典」的位置。

ufa - 過程 (2003)

 從《過程》到《純粹的融合病歷》,聽得見幽法對人生態度的轉變。聲音的延展性出現了,空白在樂曲中也扮演著重要角色。而我個人對於這部作品的理解,是從「幽法」的名字而來。成文在此並不想追求解答,而由晶體化的聲響還有稀濃交稠的柔度,臨摹自我的狀態與心境。並且《純粹的融合病歷》展現了幽法的東方本色,多首曲子的旋律、拍點、音色,我都認為是非常東方的。


  首曲〈路遙〉婉約的姿態,還有些羞怯,情絲中縷縷細密而悠長的吐煙,是幽法正視病歷的第一張臉。成文大男孩的外貌,粗密又膨飄得長髮下,藏著細膩的個性,他將此狀表現於聲響之中,專輯中很多很多地方使用鍵盤,妝點或說設埋,實在而且貼心,只對聆聽性而言,鍵盤無疑起了很大的作用。譬如接著的〈只是要找像海洋一樣的地方〉就如此,而且幽法賦予之「瞬逝」的貌態,藉由拍點與藝術家友人的對話取樣「我只是要找/像海洋一樣的地方」,牽引著自己對海洋的嚮往;那裡有些烏暗,卻在雲朵間的空隙,爆出一搓一搓小小的電流,酥麻而親密,我將之理解作一首情歌,它懷著理想性,並憧憬著美好的夢。〈妳給我的〉依然以琴聲為主軸,觸鍵的手姿優雅而嫵媚,深沉裡實而寬大,高昂處靈而應切。交錯的琴聲軸,發展出了聲音的舞蹈性格。因而當你明白,〈詠花金玉〉以及〈葬花吟〉是因舞團伊舞集《大觀夢》而作,那麼多少也可以理解,幽法處理困難與反邏輯的技巧,是如何從賓與主的角色之間,倒影出緩緩流動的聲音舞態。


  〈我們抽掉美麗灣哪〉是專輯中唯一碰觸到社會議題的曲作(專輯最後另有人聲版本)。幽法目前定居台東,美麗灣事件發生時,因而有感譜曲。單從聲音聽起,琴聲堆疊沉落,創作者飄遊在自己的狀態裡,思考而批評政府的錯策。中段的雷聲,以及後爆出的 dubstep 類種,都是他所表現的憤怒(而且可能從〈詠花金玉〉便開始凝聚)。若再納入人聲版的念詞,便是更為具體的表述。幽法是極為嚮往自然,而厭惡人造的毒物,「簡簡單單,抽掉美麗灣哪」、「哪綠綠的不是很好嗎?」、「讓一切回到最真實的地方」,因而代表了「幽法」這個名字的性格,迷幻而且天然。

 《純粹的融合病歷》中的東方聲色,我猜想是幾年沉澱後的體悟。〈迴旋之坂〉開頭琴聲重製羅大佑〈稻草人〉中的鋼琴旋律,並且將其位置挪至顯見的位置。聲音中有火燭、有別離,譬如某個老上海的街景,低矮的樓房有面對紛亂年代的人泣吟,聲音是如此靠近,而無法不聞其所悲訴的故事。〈花朵〉這首歌,可能是成文喝醉的時候做的,有點晃啊,還很飄,不是酒精作祟,就是那天然的性格促成。另外,如果這張專輯做成黑膠,並且目前曲序已是考慮過 AB 面後的結果,B 面的光線幽微,東方的味道更具體,並且與年輕藝術家楊雅淳攝影中的黑色氛圍契合。然而,終曲〈下個階段〉是完全與其他歌曲不同的,也許下個階段已經在此曲透露。所以,幽法的下一步會朝向如此富有舞感的電子音樂走嗎?我在今年聆聽成文為伊舞集新作譜曲的歌中,確實聽到富有律動而且拍點強大的聲音,那個聲響較是屬於地下舞池的派對音樂,並且仍然保持著幽法的細膩。聽完之後,我就開始期待它的發行。


 
 幽法如今的英譯已為「Unalloyed Fusion Anamnesis」,也就是「純粹的融合病歷」,我欣喜成文面對過去,所顯露開朗的性格。這張專輯的意涵全都凝聚到這個名字上,這是一張病歷,融合過程中的不堪與反思,而「純粹」從來就是成文追求的。
554694_10150726631599734_98989584_n

幽法 ©Coka Chan

 我一直明白電子音樂不是只有夜店音樂,而且在台灣,有一群認真的創作者努力地堅持著,這裡的樣貌多元、聲色多姿;所以最後我想以知名 DJ、老師、音樂前輩、藍色唱片行主理人 J J 曾在臉書發表的話作結:

台灣不缺一個或更多百大
缺的是一個更全面與健康且聰明的電舞環境
和一個有獨特思考能力的你

 

(Rui Lin)

 

Advertisement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