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小的音量躺在桌底
傳來如冷肉的生味
等一個夜晚
白天沒說話
我只明白那個菸口
有上一個情人的影子

怎麼會?
乒乓賽的漣漪。
在升斗間踏下迷茫的腳步
在背部的噩夢如此不公
在帽子下的小平頭啊
你怎麼不讓我摸一
摸呢?怎麼會?

緊張的氛圍
友人先逃走了
握住手銬後
誰猜透你呢
廉價的文字是口口聲聲劃開來的漣漪
不解為何掀開幾個星期的反抗與殷勤
四隻腳追逐彼此衣肩掉下來碎屑分庭
我說:
「哎呀哎呀,哎呀哎呀」
連聲是風吹草動細葉曲捲搗亂的幻想
你的眼神
他說是過於熟練的玩味與割捨,哭喊
飛去萬里也不遠的頰邊只為你一聲:

「上樓吧。」

2016.04.07

 

假話

臣服在這如遺言的假話
明而顯如刺痛的幫流
豢養在強去的流幫
快歡極寬的艷熱裡
冷灰有數不盡尖銳的笑聲
咿咿啊啊

綁著柳橙汁
曬著木瓜籽
皮毛露出
搧動剛醒的
眨啊眨而褪去生殖的
冗皮
漩渦狀的顆粒滿佈
一整片地下市集
叫喊叫喊、叫喊!
販賣框無著憫嚨的窗口

知道天將與地合蓋
優寡一壺香檳酒
屋頂斜面反照出公車裡的密泡
嘩啦嘩啦流洩出來下站的市民
頂肺的長狀霧
滾動在胃裡
一周無言翻滾著陋床
懷滿繁衍的即興舞蹈
開口便是宣政標語
我要汗砍盜林者的根莖
插在深林一處枯石深上
粗劣的表面滲出乳汁

天與地將吻合時
每一擊都是誕生
框瀉,與羞澀
赤裸而真實

2015.04.14

 

清醒的樣子

我看過你的樣子
在你的樣子裡清醒
有一隻貓,有一雙筷子
我知道你有你的樣子
可是我在你的臉上清醒

快樂的快
有消逝的意思
明白的白
有模糊的聯繫
快到盡頭的一處九十度上彎
頂到穴處
快樂的明白
消逝的模糊

枕在肩後的軟墊
記著上場夢遊的翅膀
脫往飄渺的沙灘行走
偶遇一座尖銳的碉堡
穿啊穿啊穿啊
覆上千百件玻璃紙
紗窗有明日的灰塵
記得,開始前請先上鎖
迎向美麗前方的一窟地穴
我知入口有個平凡的仙客
告訴每個通信者的鼻樑
有洩密的危機
而森林裡落了冬日最後的黃葉
地底的幼蟲甦醒了
趕集的腳步殺死生命
無法救援的隊伍
呼聲呼聲呼聲
高唱啊:
「大地之母,
大地之母!
燈火是最原始的罪人!
蛇信不過是化身!」

倒在入口的女孩
手肘被剛才搶進的人群擦傷
滲出乳般的甜液
一粒青果不知從哪個方向滾來
四方圓弧無盡
哭聲擰著癱死在地
有方──有方──
有糖一般的血液
那是你最清醒的樣子

2015.02.01

 

第二晚

暗藏一則無人知曉的訊息
叢間穿梭猴群躡聲
晃啊晃的葉尖
指揮風的交通
吹過臉頰才知羞恥

輪轉的四神面孔
那則訊息枯得可笑
大步邁向回家的路
路燈照亮勇氣的房
誰知錯過一班公車
也這樣蒙羞還討自大歡心
此刻,活得像個謊言
此刻,挺得如面扭鏡
越過、越過、越過
、越過、越過─
我只想回到你的床上
滾著─
但別再沉默了
別再照著鏡子自喜
兩具戀愛的屍體靜禱
兩段擁有另一伴靈魂的哀歌
如有什麼推向至高天際
流淚的夕照
沉往荒土與冰原
地底伏起一團衰稠的灰紫
填滿已不屬於誰的寂寞的腳印
魔鬼提醒我不該自憐
天使誘我墮落
搗進,給我一段旋律
磨刷出龐躁
的自殺渴望

交換籌碼
還有人在意大小嗎?
沉默塞實第二個晚上

2014.12.19

 

文明的流轉

我一個人在閣樓
聽著以為是你發出的聲響
你們稱之為聲響─
有人認為是心跳
地球的心跳
人類的音樂起源
─我很興奮
可是一下子就清醒了
白色如浪罩籠土地
之後斜起的豔陽也來滋養
健忘而喜新厭舊的人們
開始朝聖
而泥地上還有少數人在推土
核心的熱熔粗暴的告訴人類
應該回歸發自內心手舞足蹈
全部的人
開始迷失
屬於瓷的
屬於光脫的
屬於竹片與升斗
而後浪轉
挾帶泥灰與霧霾
奔滲進包裝好的唱片裡
幾個世紀之後
藍綠藻也會播放膠片
聽著哀歌
懸起的鴻野
搭起視頻猜想
真實的是他們
還是我們

2014.12.10

 

偷窺

腿間是高領的
迷你裙是絲襪
冬天的風是慾望的闌珊
吹進家門

2014.11.11

 

閃耀的詩

閃耀的詩
在詩人的肖像裡
暗室微光映照著某處
那是詩、如蔓生竄動的雜草
邁向秋季下雨的田野
金色的風浪
襲捲奔跑其中的情人
暴力的碩葉
割出一道一道鮮血
愛情的證明
不斷不斷滿出來
終於兩人倒地
按著下體
瞭望盡處的烏雲
世界的光線
暈在傍晚的討鬧
暗室之光受捻滅

星空啊、星空
底下聚集抽菸的人
城市的喧鬧由而
沸騰,回家和自己的
影子親吻、
擁抱
麥田灰落
城裡人不解而
纏綿於舌唇
與自己相處過
一晚又一晚
杯光酒影和
彈落的冷灰
吹熄詩人烈火胸懷

暗室依然有光
只有無歸的盲者
親身見證
吸一口氣
麥田的情人
星空下的菸者
寫詩的人
一一窒息

2014.11.03

 

貓說

貓朝霧裡行
詩人在廁所寫詩
放聲的水預告
下午的性愛也許
來得如北方的冬雨
嘉年華遍地肆放
有歸的人只想安寧
隊伍喧鬧
早市有些昏黃
我早已卸去希望
走到入秋的
森林

我想人們啊
都太早熟了
才會跳舞
往貓的步伐學習

前一張膠片還可以呢
如今像詩人的鋼琴手
邊彈邊吸菸
好令人奮起

往森林中央走
沒有領者目的方向
只有圍繞的白煙
(也許詩人預告的過早
才有一片烏雲)

下雨、下雨
夜間出現蟲鳴
螢光、螢光
示人該有所止

貓厭倦逗弄
而撥玩烏雲
夜間下雨下醒鼾聲的狗
猶疑著該下床小便嗎?
都上個時代的語彙了
貓都不願意
(有風有乾
情人有所不知)

私己時光稍微亮了
「啊!誰上得去?」
貓說。
森林一片廣大如海
詩人泡在浴缸
今晚,我當小說家

2014.10.23

 

危險

寫詩不宜多語
平行與垂直的馬路
交相光影還傳
夜間巴士來到入口的
轉彎處,乘客拉好扶手
危險,在左右
臨停處有騎士待等
看光亮由何方來
眼角充滿猜謎的氣息

冬日光景春日來
能摘一朵寒梅
攜往熱地嗎?
太多慮的小蟲
沒有跟上旅客的雨鞋
台北濕了

交通路途時時有落心人
平行與垂直的馬路
時光不在此沏茶
咖啡人也許大多留心
可是音樂我不想換啊
小蟲記得露水的遺言
「日光好殘酷」
也就沒有故事了。

口雜時刻依陰影徘徊
客人往返沒有理會路燈
小蟲明白
不語看著露水
每日默默低頭
時光剎入大地

2014.10.22

 

他曾是

其實我們沒多好
不過才看過彼此裸體
想一想甚至沒有交換體液
如果他們說這樣安全

我們應該連朋友
都不是,不是情人
更不是家人
親吻還太嚴肅
我是說嚴重,可是
看著你我可以好興奮
看著我
你也自然勃起
肥大的如蟲
白的像教堂的蠟燭
但我們不允許觸摸
眼光已變成
最大的限度
最多的奢侈
讓陽光直至夕輝
來到皎潔的中秋
都不可以越界
耳鳴時我摀住眼
鼻塞時你按住膝蓋
就讓天塌下來也要
堅守承諾
口出語如石
碎了就山崩河爆
我們心裡相互牽手
去死
去海裡死
死在遠方
仍有人處
一場性愛
一場交歡
顏射吞精性虐
高潮比浪聳偉
呻吟比夜鶯動聽
人類的交響曲
大自然的水聲

雲朵的口吻
都帶著口腔的濕氣
我們要相愛
我們要虔求滅世

2014.09.08

 

夜色

何時習慣了夜裡的模樣
城市的光亮
緯度的冷寒
路邊等公車的菸者
抽什麼

家貓是否睡著
紅紅的沙發、地毯上的毛
呼吸裡的隱含
我的思念
鄉間的光來自星點
城裡的思念是它們所幻化

路燈阿,路燈
你在嘲笑我吧
笑這些同我趕赴無關緊要的人事物的腳步
匆忙又膚淺
十座高樓只有一棟有夢
率真都浪費了
僅有抽菸的時間
短暫的讓人賭上夢想
鬆懈的白日
在夜裡被你們嘲笑

而我靜靜的
靜靜的忍耐背棄我的夜色
城市傳來我不願接收的噪聲
人們的耳談
放大了
塞進我多情的耳朵
鼓都顯得安然
夜色來得太慘

誰都必須急切的喝水
滋潤無曉得的公事
……

2014.08.28

 

菸圈

菸圈不以嘴
而是在手的動作
隨著拍點行抖
光和醋勁生成氣泡
生在熔岩之中
等待噴發

眼光先行
手舞足蹈
山頂的樂園
已荒蕪,想吹的人
含著。抽一口

小房間裡有一道梯
上是閒置的閣樓
木頭鋪造
穿梭在齒輪間的秘密
父者啞口難言
泉水是泉水的泉水
柴起火花
招引家旅的蛾類
送行者般
親切而簡潔光明
人世的準確
是光陰偶然的惚恍

心有何物
天外有天
豹有獵逐者
閃失一米速
街角守靈者
心有所攜呢
直至盡頭的盡頭

2014.08.08

 

光陰一號

心殼已經浮化
我於巍巍山坡往底看
一窩懸潮黑一般佇著
淋洗午陽將盡的光熱
想將你從我身上洗掉

黑潮在流金之中盤旋
谷底是小鹿、麻雀
吱生躡聲稍稍在印堂上
熊熊一團糾著

記憶不在過去嗎?
回不去上一個鐘頭
當下的當下是辯證式的
黑潮翻轉,一顆碩大的金塊
漏不出網外
他們不見,紛紛鼓譟著
半露的金石
哐啷──
天良之子在乳間吸吮
光陰失守了啊,頻頻出汁

2014.06.17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