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筆記

✎  筆記#57 2015.09.23

Zs - Xe (2015)

如果你是前衛或實驗音樂的愛好者,涉獵範圍又包含一點自由爵士以及現代樂,也達到一定的聆聽年資,那你大概不會不曉得這支來自紐約布魯克林的三人樂隊 Zs

Zs 自千禧年成立以來,團員不斷增減,從最多六人,也曾出現雙人組的時期;近來則趨於定型,以三重奏形式──包含 Sam Hillmer(次中音薩克斯)、Patrick Higgins(電吉他)以及 Greg Fox(打擊)──「挑戰」音樂。之所以稱之為「挑戰」,是因為這三人組創作的最終目的,是為了挑戰聽眾以及團員自身在身體與精神上的極限。而他們被歸類於「brutal-prog」,源自「前衛搖滾」,志在表現音樂不和諧狀態的風格和精神,便是從這個角度作分類。紐約時報曾讚譽 Zs 為該城「最強勁的前衛樂隊之一」,在此深耕十五年,如今再度交出一張全新代表作《Xe》。

若要比較氣度,老實說《Xe》並不比五年前的《New Slaves》(2010)浩大。然而,《Xe》卻是排除了前作裡,情節龐雜繁複的史詩規模,將之乾瀝並保留最能直接扣頂的啟發性聲響。他們企圖精挑細選,創造出最具挑戰實力的聲音,讓《Xe》擁有六人時期以和諧音組成不和諧的結構──例如後來集結出版的《六人時期全集:2002-2007》(2012)──並在這些頑皮跳躍的結構群中,慣以長樂句的連續音,製造聽覺隱沒、潛意識不自覺浮現的精神狀態。最終發出任何一聲不相干的音符,回到最初聆聽的情境。

《Xe》也許是 Zs 這十五年來最具精簡的作品,42 分鐘無一段落甚或任何音符令人覺得多餘,整張專輯挑戰聽眾聆聽的精神狀態,而〈Wolf Government〉以及〈Weakling〉二曲更是明顯;薩克斯與電吉他疊出的層次,破裂又發散。又譬如開場的〈The Future of Royalty〉原先連續表現的節奏,Zs 以薩克斯來拆解它,短短不到三分鐘的曲子,灌入樂隊滿滿的實驗精神。最後的同名曲〈Xe〉再現它們營造大場面與凝固般氛圍的傲人技巧,整張聽完,感受它非常特殊音響效果,而身為聽眾的狀態,既是醒神又露出頹然的惚恍。

試聽:
The Future of Royalty
Wolf Government
Xe
New Slaves


✎  筆記#56 2015.09.20

dma's

Britpop至今已歷經二十多個年頭,仍有後輩樂團延續這波上世紀末最大的音樂潮流。就在去年,雪梨 Newtown 的一間小臥房裡,被點起一把英搖火,一組三人樂隊窩在房裡,製造自稱是「懷舊車庫流行」樂風的歌,他們是「DMA’S」。

三人平時的服裝容易讓人誤會成嘻哈人士,不過,成員坦言他們的創作,融合三人聆聽經驗,其中最明顯的影響便來自英搖系統。DMA’s 其實在 2014 年就被雪梨廠牌相中,為他們的臥室錄音作品發行同名 EP。2015 年更有大進展,DMA’s 加入英國獨立知名廠牌 Infectious MusicThe Temper TrapDrengeAlt-J (∆)),並馬上與榮獲 2012 年水星音樂獎的 alt-J (∆) 發行聯合單曲。廠牌更重新企劃一張樂團的同名 EP,DMA’s 則展開一連串的世界巡迴。

《DMA’S》整張 EP 散發濃濃的英搖味,當中也的確難掩車庫流行傳來的衝勁。例如開場的〈Laced〉放射出九零年代大破大立的無畏精神。而〈Delete〉的每聲吉他和弦聽來哀傷,一股青年專屬的愛戀憂鬱,好像剛過了午夜,就開始遙想傍晚夕陽沉下去而隨之帶來的不捨。

由於目前《DMA’S》只有黑膠,以「淡色乳白」發行,與白白的封面相映,襯出中心那隻樂團特殊的鳥形圖案。聆聽時,A、B 兩面有著類同的節奏,各三曲隨著播放越發抒情而傷感。作為 B 面第一首的〈Feels Like 37〉更是對著空洞與無望的未來咆哮一般,憤怒且狂妄。然而最後一首〈So We Know〉,又釋散出九零獨特的銷濃鄉愁,延燒英搖那把吉他的頑強韌性。

試聽:
Laced
Delete
Feels Like 37
DMA’S


✎  筆記#55 2015.09.19

今晚 落差草原 WWWW 的演出無懈可擊,兩小時的表演充滿著生命力,這樣的能量與微遠虎山這個特殊的場地交互相乘,為入秋的涼意帶來溫熱的啟示感。視覺投影也在那背景整面的樹林上,創造出幻化的景象,尤其唱著〈鷹的告別〉時,投影出那隻老鷹,實在令人敬畏。表演實在太精彩了,只在演出前排了幾張場地的照片。


✎  筆記#54 2015.09.18

P.K.14 - 金蝉脱壳:为展览而作的音乐 (2015)

雖然還未聽聞《城市天氣的航行》黑膠的發行日期,但 P.K.14 將很快有新作發表。

這將是一張特殊的專輯。它錄製於 2014 年九月的北京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UCCA, Ullens Center for Contemporary Art),收錄了四首全新的曲目,總約八十分鐘,題名為《金蟬脫殼》,是為北京藝術家孫秋晨當時於 UCCA 所作的舞台裝置而作的音樂。

然而說「作」,也許不完全正確,因為 P.K.14 在當時與柴德林、牟建華,還有今年春天曾到台灣表演的朱文博一同演出,是以即興的方式呈現。曾看過樂隊在台北的專場,當下聲光瘋狂躁進,根本槍林彈雨;如今這張作品將是樂隊的首部「即興」創作,聽覺的面貌會是如此,的確讓人非常興奮,並且期待。

樂團已發布《金蟬脫殼》將以雙黑膠發行,目前訂於十月二十日上市,同樣在 Maybe Mars 廠下發表,暫無試聽曲目。這樣也好,就等個夠、等個急,屆時唱針扎下去,軌道洩出什麼來如雷貫耳,那才過癮。

曲目如下,封面如圖:
1. Kim
2. Zen
3. Shell
4. Trotsky

p.s. 演出當日的現場攝影


✎  筆記#53 2015.09.15

finaloutlined

晚上跟朋友聚會時,播了這個月在獨音唱片買的《Nova Heart》,我們都很喜歡這專輯的設計和音樂。才在想會不會以黑膠發行,沒想到就看到這則消息。

這組北京三人女子樂團 Nova Heart 將同樣在主腦馮海寧參與的北京廠牌 FakeLoveMusic 重新發行同名作(CD/LP),企圖打入西方市場/樂壇。而且先前才得到 The FADER 讚賞,唱著英文,樂風類及 New OrderFactory FloorWarpaint 等團,大概不成問題。

目前樂團正在歐洲巡迴,10 月 6 日也將在 Rough Trade East 為專輯的發行做表演。這比去什麼音樂祭表演還要厲害得多,而且我想這絕對不會是「談」好的。不知到時黑膠版會怎麼處理 CD 所附的十多張彩色塑膠片?如果保持原本設計,依然以塑料處理,那這張專輯的份量與收藏價值應該都會增加。然而會不會是雙開頁包裝呢?是否封面字體會浮凸?是否會是彩膠?算了,再等半個月就會揭曉。


✎  筆記#52 2015.09.13

Yumi Zouma - EP II (2015)

「秋天搖著尾巴」,但夏天才有的那股陽光甜蜜,這幾天依然存在。尤其是在 Yumi Zouma 的《EP II》裡。

這組來自紐西蘭的四人組合 Yumi Zouma,被知名音樂雜誌 The FADER 誇讚為今夏最適合在陽光下兜風時聆聽的樂團。去年發行首張 EP 未得到過多注意,今年推出的《EP II》卻整個綻放開來。這並非只反映在樂評或音樂相關的平台上,並且是作為一個樂迷,一個聽了《EP I》後,原已漸漸將喜好投向其他唱片的樂迷,因為《EP II》而重新擁抱他們。

開場的〈Dodi〉,全聽著吉他與合成器互相挑逗,彈韌的線條扭錒扭在甜蜜夢幻的氛圍之中,「Don’t stop, keep up, i’mma give you some」主唱這麼唱著,補上一句「I’m in love」,完全戀愛狀態。最喜歡〈Alena〉,鋪陳得快,情緒同樣藉由主唱小姐緊湊的念詞直直往上,再加上層次分明的鍵盤和聲與拍掌,直到一分半鐘左右,隱約唱出「you, you, moving together」,耳朵綻放出粉色系戀愛光彩。只能說這個夏天聽到 Yumi Zouma 真好。

組團沒幾年的 Yumi Zouma 已經擔任過 Chet Faker 以及 Lorde 的暖場樂團,並遠征北美、歐陸,這個暑假又唱過東亞,一路唱回雪梨與家鄉基督城。Yumi Zouma 本身帶著一點復古,如〈Second Wave〉迷矇低調的合成樂景象猶如毛玻璃般,這頭望去,見裡面人正幽幽擺動身姿。而他們本身的 Synthpop 味,可比澳洲的 Empire of the Sun,同樣「甜蜜夢幻、想要戀愛」,Yumi Zouma的曲勢與編制上卻從小從簡。若要形容兩團的戀愛狀態的話,Empire of the Sun 是愛到瘋狂,Yumi Zouma則一點一點漫開,那種發現都來不及的著迷。

試聽:
Dodi
Alena


✎  筆記#51 2015.09.11

20141101_scntst_puffer_sleeve.indd

1993 年在慕尼黑出生,有個玩樂團的父親,Bryan Müller 自小耳濡目染,十歲加入爸爸的樂團打鼓, 17 歲自學 Ableton Live 開啟個人製作電子音樂之路,沒多久後,很幸運的加入知名德國 DJ / 製作人 Boys Noize 的自創廠牌。

簽入 Boysnoize Records 以來,SCNTST 年年發行單曲及 EP,終於在 20 歲時交出音樂生涯的首張專輯《Self Therapy》,而 2015 年初發表的這張《Puffer》,還長達 61 分鐘。這兩部長篇有與其短篇及單曲不同之處,SCNTST 善於使用寬穩的拍點,與仿如長樂句般的旋律,讓人容易一鼓作氣就聽完整張專輯。當中還能感受到電音旋律與節奏交相延展出來的寬闊與遼遠,聆聽時舒服又帶點勁。假如要一首一首聆聽,也能聽出他將晶碎的音符包覆在段落與旋律間,展現多樣的技巧,製造許多驚喜般的感受。

買了黑膠回家播放,開場曲〈Render For Peace〉明亮但緩慢,讓人一度以為轉速錯了。經過六分多鐘彷彿輕盈迴繞於芎頂的飛行感受,〈Life Of Ares〉突然魅熱起來,並且雙黑膠每次換面,都能感受到緩緩延燒到專輯後半部的舞感,那是安然踏動在環境音樂的基底之上,你明白即使身體不動,思緒也都悄悄擺盪。聆聽《Puffer》,常會想到這兩年的電子新秀如 Arca。但比起 Arca 的譎怪闇靂,SCNTST 將曲子處理得更為細緻而毫不華寵,綿延般的流暢又接著升空,成就一張擁有創作者堅韌完整性格的長篇作品,並且 SCNTST 是如此年輕。

試聽:
Puffer
Arca〈Thievery


✎  筆記#50 2015.09.03

rstd-overview-hi

坂本龍一 Taylor Deupree 《LIVE IN LONDON》

坂本龍一與 Taylor Deupree 自 2013 年《Disappearance》合作至今,將要有第三張作品出版。這張《LIVE IN LONDON》取自 2014 年於 St John Sessions 的演出,共計 54 分鐘。

這是兩位搭檔首次以黑膠唱片發行的作品,一套雙片僅壓一千份,十月五號由新創立的廠牌 ThirtyThree ThirtyThree,以及專門出版限量黑膠的 The Vinyl Factory 連袂發表。

來聽目前釋出的 B 面片段

(還不快搶!)


✎  筆記#49 2015.08.27

Internazionale ‎– Armour Of Stars (2015)

《Armour of Stars》的背景環境在宇宙裡,失語失重,只有漫無目的與意義的浪漫,讓聲波移動,而交產出一些些心靈上的映照。

Internazionale 實為丹麥電音創作者其中一個(也是最近期常使用)的化名,他從 2008 年開始在許多卡帶小廠發行作品,許多發行以一個題名囊括所有曲子,卡帶也就常常是 A 面 B 面無命名。

2014 年至今 Internazionale 個人就已發表了六卷與一套(四卷)卡帶,《Armourof Stars》就是那套分作四個章節的長篇佳作,且由聲勢躍漲的丹麥獨立廠牌 posh isolation Lust For YouthMarching Church Lower、Damien Dubrovnik)限量發行 100 套,,可惜網路上早已搜尋不到任何購買點

試聽:
Pupils Spread Wide Like A Lover’s Legs
The Lovers Persist


✎  筆記#48 2015.08.21

11885317_10200935627670284_6290199457842907373_n剛聽完一場應該要在小巨蛋或其他大型場所舉辦的演唱會。不過因為台灣聽眾對於大陸樂團或者該音樂環境不熟悉甚或不感興趣,而只能在中小型場地舉行,來的觀眾大概也有三分之一是大陸人。定名為「看見李志」,對在場大陸聽眾而言應該是很特殊的「看法」吧,畢竟歌者也說聽眾沒有這麼少過。而對台灣聽眾來說,應該都清楚看見這位厲害的創作者與所有表演者,感受各種融合並運用自如東西樂風、每種表現淋漓盡致的樂器聲響,以及每次被引爆的氣氛了。


✎  筆記#47 2015.08.18

不知有無哪個時裝發表會,模特兒走台步時是低頭看著手機平板或任何電子產品的?似乎很不錯。


✎  筆記#46 2015.08.15

11855780_1036525883033895_8299290564565888831_n

來自舊金山的亞裔電音製作人 Giraffage 非常難得的發行實體作品:《No Reason》。

還就讀柏克萊加大時,Giraffage 便開始嘗試電音創作,2011 年《Comfort》、2013 年《Needs》 兩張專輯,以及許多混音曲目,都使他獲得許多注意。其間他還與走紅於潮流時尚界和電音製作圈的年輕創作者 XXYYXX 一起巡迴歐陸,同年並於知名電音法廠 Kitsuné 合作一首單曲〈Even Though〉。

2014 年 Giraffage 簽入紐約新興電音/嘻哈廠牌 Fool’s Gold Records,終於發行個人第一張實體出品,相較於前兩張專輯偶爾著重於氛圍和聲音效果的營造,僅是 EP 形式的《No Reason》卻有更成熟的製作與完整的結構,人聲重比例的引入,大大提升歌曲的聆聽性。

尤其一首〈Tell Me〉,逗跳幽默的細圓拍點,圍繞在不斷重複唱吟的「Can you tell me?」繽紛而歡樂、虛無也自由,根本假日首選。

試聽:
Tell Me
Even Though
No Reason


✎  筆記#45 2015.07.28

聆聽《泥土》幾遍,落差草原 WWWW 的首部長篇概念式專輯,也許是台灣獨立音樂史中具有強烈 dark ambient 風格的作品。完整的概念,飽滿的自然的靈性,透亮的唱詞,傳達該團對於人類與大自然間的純粹解釋。


✎  筆記#44 2015.07.25

晚上去看《蟻人》,片中某場打鬥戲幽默的使用 The Cure 的〈Plainsong〉做背景音,映照出 Robert Smith 彷彿自溺千年的浪漫。回程用手機聆聽,到家拿出偶爾都要播放一遍的唱片,繼續……


✎  筆記#43 2015.07.20 

Pete-Doherty-pete-doherty-15152611-800-1132

英倫壞小子代表 Pete Doherty 成功勒戒後,所主導的樂團 Babyshambles 勵志性的發行了《Sequel to the Prequel》回歸樂壇,封面也難得用了強烈炫目的色彩,膠片還選用透明膠;音樂更是一派的陽光正面,毫無過往的骯髒頹靡充斥穢氣的味道,並且不斷向媒體釋出當時是如何如何受到樂團成員的幫助才成功勒戒的訊息。

而他參與另一支名氣更大的樂團 The Libertines 也即將發表專輯《Anthems for Doomed Youth》。然而這條路走得也顛,先要和另一位樂團要角 Carl Barât 來場大合解,再一樣要談到夥伴之間的友誼,使他走出那段陰暗的時光。自此樂團來到「浪子也有回頭天」的陽光而積極的時期。

2002 的《Up The Bracket》(The Libertines)衝撞暴躁,2007 的《Down In Albion》(Babyshambles)稀爛泥般悠哉頹懶。2004 與詩人 Wolfman 合作的單曲〈For Lovers〉展現個人浪漫,直至 2009 發行《Grace/Wastelands》更聚集強大的創作天分,〈Arcady〉、〈Last Of The English Roses〉、〈A Little Death Around the Eyes〉、〈 Palace of Bone〉等曲,沾染英倫龐克的油髒與法式慵懶,融合出極有個人天性的音樂風格,優雅又屌兒啷噹,浪漫而且非常迷人,壞的迷人。

如今,The Libertines 釋出重組後的第一支單曲〈Gunga Din〉,已無《Up The Bracket》的衝撞,變成一支平庸的搖滾樂團,至於獨不獨立,那就不要討論了。Pete Doherty 從兩千年初至今不斷進出監獄,而最終以正面積極的乖小孩形象回歸樂壇,也許說明了他必須藉著藥物,才可以創作出令人驚嘆而叫好的作品。這我們也許可以想到 The CureRobert Smith 使用迷幻藥創作出樂團代表作品《Disintegration》,樂團卻從此彷彿垮掉了,再無經典之作。兩人都因藥物陷入無終的困境,然而,若沒如此,那麼我們還會有〈Picture of You〉,或者〈Last Of The English Roses〉嗎?

看見如今的 Pete Doherty,我寧願他嗑藥加入 27 歲俱樂部。不過他選擇了漫長而無法一時下定義的人生。至於漫長的人生嘛,Robert Smith 至少已經幻化出一張《Disintegration》。而 Pete Doherty,也許該期待九月發行的《Anthems for Doomed Youth》?

試聽:
2015〈Gunga Din
2013《Sequel to the Prequel
2002〈Time For Heroes
2005〈Fuck Forever
2004〈For Lovers
2009〈Last Of The English Roses
1989《Disintegration


✎  筆記#42 2015.07.11 

Jim O'Rourke - Simple Songs (2015)

Jim O’Rourke 今年發行的第二張作品《Simple Songs》,極為流暢優美,自然的融合多個時代的顯學樂種,袒露出音樂誠摯的一面。


✎  筆記#41 2015.07.10 

周一(7/13)晚上有一場難得的表演,是台灣極少數的即興組合 卡到音即興樂團 今年度唯一於台北的演出,於 誠品表演廳

09 年在友人家中聽見他們的第一張專輯《四字成語》,之後就常於莫名中發現他們的存在。也許你在曾在導演林靖傑拍攝的王文興紀錄片《尋找背海的人》裡,看過卡到音與王文興一起表演,或者你透過網路資訊得知他們是第 3 屆金音獎「最佳爵士專輯(《四字成語》)」以及「最佳爵士單曲(〈神采飛揚〉)」兩個獎項的得主(同年入圍最佳新人/團獎)。又或者更接近一點,2014 年他們以第二張作品《慢》獲得第 25 屆傳藝金曲獎「最佳跨界音樂專輯」的殊榮。

但無論你再如何熟悉他們──看過他們現場表演也好、 著迷於李世揚 的鋼琴即興而找來他與 Fred Van Hove、豐住芳三郎合作的專輯聆聽也好或者其他──即興音樂從來無法被預期;而正所如此,比起其他藝術或音樂類型的表演,你更可以將即興音樂的演出,當成觀者共同參與的演出;當下的時空呈現交乘關係,現場幾乎凝在一起。

我曾在李世揚與豐住芳三郎的現場專輯《樂無歇》中,感受到即興音樂那不受控制的和諧,直覺中生出「不處生邊」的思考。它讓我感受到音樂作為一個藝術形式,所能展現出的各種樣態,「這樣的『無邊』,是想像式的,袒裸而自然;也是反射性的,當下的反應決定一切。而它也可以是召喚式的,從主體的感情、信仰等抽象元素出發,不框在主副歌的形式、不擁有起承轉合,觀眾與台上的人都無法預期,《樂無歇》的演出就是如此,也就在每曲、段落,以致音符都毫無邊際。」(《不處生邊》

而在《四字成語》與《慢》中,由於表現樂器所產生更繁而廣的複雜性,也許賦予「無邊」更為超脫的性格,聲音在各種狀態下出現之前早以破除形式與標籤的框架。所以作為一個聽者,對我而言,那是我對於時下各種顯學類型音樂的印象,做深且明亮的洗滌。而周一將是我第一次親臨卡到音的即興現場,聽說他們已經多次推翻了自己對表演的預設與想像,讓更加我期待,因為這也出於即興的精神。


✎  筆記#40 2015.07.08

聆聽蒙特婁四人組 Ought 的音樂,總如此醒神,前一秒癱軟於自私情慾之暗裡,下秒就有刺光如巴掌賞來。他們有著 Talking Heads (official) 警世般的口氣、節奏與精神,那些連續重複的字句,盯緊了每隻墮落的靈魂;從第一張專輯《More than Any Other Day》到同年的《Once More With Feeling…》EP,每曲彷如醍醐,不斷、不斷的澆頂。

樂團甫宣布,第二張專輯《Sun Coming Down》將在九月由 Constellation Records 發行,同時並獻上一曲新作〈Beautiful Blue Sky〉,明顯有著第一輯中〈Today, More Than Any Other Day〉的味道,又略帶著我最愛的〈Habit〉中,身體擁懶卻受迫於意志而遲遲趨前的難拔狀態;譬如現在,多麼想要看見藍天。

而封面,終於多了一點色彩。

40


✎  筆記#39 2015.06.05

收到兩個月前訂的攝影集《KEIM》,是旅居柏林的美國攝影師 Matt Lambert 在柏林多年的作品集結,主要拍攝自己的情人與友人,並放了一些曾經進行過的攝影計畫。他的作品聚焦個人,試圖捕捉並詮釋當代年輕一輩的愛慾關係。這些關係開放且自由,充滿情緒而毫不彆扭,行動與言語直率的由深處的情慾表達。《KEIM》並非預先設定的拍攝計畫,然而當這些照片排在一起,攝影者獨特而強勁的風格自然散發出來,同時又維持著高度的完整性。他確實拍到了這個時代年輕輩流動的情感和慾望,是這個主題上,目前我最喜歡的攝影師。因為與其他攝影者相比, Matt Lambert 有真實的私我性,而且直白的表現任何可能關係裡的任何機會。


✎  筆記#38 2015.05.30

38

收到幾日前得標的《柴拉可汗》黑膠,當時只為了一首〈歌者抒懷〉而衝動下標。專輯聽了兩遍,它編曲豐富而且紮實,歌詞除了文藝的厚度,也可感受到一股懷著理想與抱負的使命感。不知在當時算不算流行作品,然而是或不是,都不影響這部作品本質所散發出來的優好質量。


✎  筆記#37 2015.05.27

37

Merchandise 在 2010 年由布魯克林廠牌 Katorga Works 發行的首張專輯《(Strange Songs) In The Dark》終於再版了。

當時樂團僅有 Carson Cox 與 David Vassalotti 兩人,比較起去年宣告揮別過去的《After The End》,生澀而且直接。《(Strange Songs) In The Dark》在樂團的生涯裡,也有著重要的意義,它代表著兩位創團成員之間的緊密關係:「兩位擔綱所有樂器、詞曲、混音,並製作,內容電流生而且穩,全來自兩位用吉他操出像是第四台收訊不佳,突然大量冒出占滿畫面的黑白雜訊,這也夠料想了之後那些作品們,各個發響出龐大的噪聲,是來自誰的堅持,以及誰的信任。而 Carson 此時的歌聲收在低傳真的範圍,不過已有那深情款款的跡象。」(《悲傷的層次(上) )

之前只能在電腦或 iPod 聽數位檔,如今放在唱機上播轉,忽然就會穿梭在他們當前與過去的狀態中:《Children Of Desire》、《Totale Nite》、《After The End》;有時更跳到 David 的《Book Of Ghosts》,或浸在 Carson 化身的 Blonde God 之中。

現在則希望樂團在 BBC Radio 1 錄製的那張唱片可以再版,或期待哪日能在唱片行裡挖到。


✎  筆記#36 2015.05.25

Leon Vynehall - Music For The Uninvited (2014)

去年自己心目中的聚會音樂首選,是英國 DJ Leon Vynehall 的第一張完整作品《Music For The Uninvited》,全是未發表過的新曲目;拍譜、旋律、人聲等元素皆處裡得細緻,節奏清澈而悠緩。有次聚會前,朋友先到我那時住處喝調酒暖身(?),當時就放了這張,出發前大夥的興致都稍稍起來了。剛發現這張專輯重壓了黑膠,雙片售價也超乎想像的便宜,不知道那低調又優雅的質地,用黑膠聽的感覺又是如何。


✎  筆記#35 2015.05.18

媽媽,生日快樂。

「黃昏的時候
我望向故鄉
媽媽
已經做好
今夜最美的晚餐
等著我
鳥兒啊,天黑了
可別忘了歸巢
流水哦,你一路匆匆
要去哪裡
為何帶著這麼多的憂傷
媽媽
我願是你腳下的每一寸土
讓你輕輕
踩在我背上

—〈媽媽的歌謠〉,莫西子詩」


✎  筆記#34 2015.05.12


Devonté Hynes (Blood Orange) 近幾個月來為一部電影製作配樂,如今職位被除去,乾脆直接線上發佈。


✎  筆記#33 2015.05.12

dma's

很好,可以整張試聽了。

Britpop 至今已經歷 20 多個年頭,依然有後輩樂團延續這波上世紀末最大的音樂潮流,而去年也在澳洲被點起一把英搖火── DMA’S

這組人馬有三人,平常服裝卻容易讓人誤會成嘻哈人士,不過音樂裡頭卻承襲 Britpop 風格,甚至即將在獨立英廠 Infectious Music 發行的同名 EP 中,〈Delete〉、〈The Plan〉等有著九零獨特的濃濃鄉愁,而〈Laced〉有的是九零大破大立的無畏精神。

 等了一個多月,終於可以線上試聽整張 EP 了,台灣也將於 5 月 29 由Love Da Music Taiwan 發行 黑膠 與 CD。


✎  筆記#32 2015.05.03

小白兔

回老家發現高中訂的幼獅文義封底,是 White Wabbit Records 小白兔唱片師大店的開幕廣告,09 年到現在也將滿六週年了。


✎  筆記#31 2015.05.03

離開 4ADTwin Shadow 簽入華納,三月時候發行入廠的第一張專輯《Eclipse》。整張專輯有著想切進主流市場的企圖,卻在自我與流行之間,做出一張缺乏個性的專輯;沒有過去低調迷人的氣息,獨特的性格也在消失殆盡。《Eclipse》宣告「I’m Ready」,但很明顯的透露出創作者此階段的矛盾狀態。(音樂錄像也不知所云)


✎  筆記#30 2015.04.26

昨晚 柯泯薰 Misi Ke 在表演時宣布新的音樂錄像於今晚九點上線,原來是〈卡夫卡〉;是我聆聽《遊│樂》的第一個共鳴。等得有些久,不過為了她始終的獨立性,這是值得的。

「〈卡夫卡〉是《遊│樂》首先的凝聚與引爆。三段落式的編曲,選粹了歌曲的起承轉合,柯泯薰於此的歌唱,引領聽者至她更私我的境界。首聽時,前奏如貼緊毛玻璃的電吉他磨絃聲響,與木吉他清醒的撥刷對話,讓我覺得自己在森林裡,累積幾日的細聽後,發現原來有一句「渴望與你來這片森林」。她對想像的釋放,在這首歌的旋律、歌詞以及歌聲上,發揮到頗成熟的程度。聽這首歌,聲響由細膩至龐大,而情緒是準備好的,經過考慮,明白如何發揮,明白限度與真實。她的歌聲穿梭音符間,如奔跑不時透露在草葉間的小腿步伐;熟悉的鼓擊,使聽覺一下便進入歌曲的精神層次。柯泯薰於此曲,有意展現其訓練的歌聲與咬字,然而刨除了艱澀特異的口吻,而抓住適合自己也能讓聽眾記得與想起的樣子。〈卡夫卡〉可以看見她堅定的眼神,聽見篤定的口氣,還有對於音樂之路的企圖。」─〈我是我自己〉,2014/11/29


✎  筆記#29 2015.04.22

今天上班放了《Disintegration》──我認為的 The Cure 最好最好的作品。我不斷在這張專輯裡感受到 Robert Smith 過人的才華,被開頭以至結尾的情感包覆而安慰,而〈Pictures Of You〉這首我心中的定情歌也時常浮現腦海,浮現音樂錄像裡眾人在雪地中飄搖、惚恍,卻好像始終不肯離去的身影。超過兩分鐘的前奏,是絕然的經典,整首曲子它龐大而穿透。

生日快樂,Robert Smith。


✎  筆記#28 2015.04.18

Samantha Urbani 回歸!

13 年 Friends 宣告解散後,這位本來舞抖著身體、肩扛 boombox 唱著「I’m his girl」的女子,與情人 Blood Orange 一起灌錄專輯《Cupid Deluxe》,好評如潮。去年也與 Twin Shadow 翻唱 The Smiths 神曲〈There Is A Light That Never Goes Out〉 ,「靈魂騷嗓」早就得到許多讚賞。一周前獨立發布的第一支個人單曲〈1 2 3 4〉,由自己創作詞曲,帶著濃厚八零的放客氛圍,集合了 Friends 時期的貝斯手 Matthew Molnar、Dev Hynes (Blood Orange) 與 Sam Mehran (Test Icicles) 的助陣。沒有過去 Friends 的樂團形式,但依然保有招牌般自由、怪異而且活力的金屬打擊聲響,更用那從來就如此誘人的歌聲宣告回歸、直接拿下Pitchfork Best New Tracks 的寶冠。


✎  筆記#27 2015.04.15

從朋友那邊得知一位中國創作女子,陳粒,1990 年出生,才大我一歲。聽說大學時期完全不知獨立音樂圈的存在,在上海組了「空想家」樂隊後才開始接觸。今年初自己發行了第一張個人專輯《如也》,秉持著「不签经纪约 不签唱片约 不参加选秀节目」的態度,但喜歡樂迷親密的叫她「老公」,各種特例獨我的作風讓南都娛樂周刊給她下了「漢子」這樣的形容詞。今早聽了一回,整日下來已重播多次。覺得這部作品,應該接受到了王菲 1996 年的 Cult 作《浮躁》的養分,十分流暢、幻想,也犀利,目前最喜歡同名曲:〈如也〉。


✎  筆記#26 2015.04.15

PK14

早上外出用餐,回到家時從北京寄來的包裹剛好到了。裡頭是兩張去年摩登天空首次以黑膠發行的 P.K.14 作品,分別是 2004 年的《誰誰誰和誰誰誰》以及 2005 年的《白皮書》。

第一次接觸到這支在中國獨立音樂圈被稱作「有如紐約七零後龐新浪潮代表樂隊Talking Heads (official)Television (band)」的樂隊,是在 13 年他們於台北的《昨夜我的想像與現實共舞》巡演,當時也在現場買了剛發行的《1984》。記得當晚聽完演出,回家還繼續聆聽膠片,深深被那股驚人的強大力道擊中,也在幾首曲子中找到我自己的感動。

今天下午將這兩張黑膠聽了一遍,用唱機播出來的聲音,比它在我電腦或 iPod 播出來的深刻;同時也很喜歡兩張專輯實體的美術設計所透露的質感。晚上又重新拿出《1984》來聽,〈你和我〉、〈埃及的雨〉與〈航行〉依然觸動著我耳根,也想起演出當晚的場景。那股能量如今確確實實的存在我的記憶中,與楊海松警語般的詩歌文字、使勁甩動的節奏以及雨般濕黏的旋律,存在一個已經不會被忘記與取代的位置。

其實聆聽了樂隊幾乎所有的作品(除了網上找不到資料記著僅有數位檔案而無實體的《烂掉吧》(2000),收錄首張《上楼就往左拐》的 demo 版本),最喜歡的是 08 年的《城市天氣的航行》(樂團回覆沒意外的話今年會發行雙張黑膠),首曲〈我会在南京的路上等你〉也是我最喜歡他們的一首歌。它太浪漫了、太廣大而凝聚的浪漫:執著也絕對。篤定而已然穿越時間的門牆,並且立出一道深刻的影子。有點可惜,也許是因為廠牌的關係,這張專輯還未以黑膠發行,不過我還是會一直期待著。

楊海松與妻子孫霞合組的樂團「亲爱的艾洛伊丝(Dear Eloise)」也已發表三張作品。去年發表的《跟夏天说再见》是我很喜歡的專輯,低語而默默暗響的歌與樂聲,構成一張惚恍的 dream Pop 與瞪鞋專輯,低傳真的質地很吸引我。我也在去年跟 The Yours《Teenagarden》與〈Public Eye〉七吋一起入手。兵馬司 Maybe Mars 是我目前最喜歡的中國廠牌(不過我也只知道它、摩登天空,以及根莖)。雖然以亲爱的艾洛伊丝在北京極低調的性格而言,到台灣開唱的機會更低,還是希望那著有朝一日可以到來。


✎  筆記#25 2015.04.11

10649965_874155135974323_6432580544149547546_n

好快!可愛又迷人、還有張憂鬱小生臉蛋的 Juan Wauters 五月又要發新專輯了。去年才交出露點的個人首作《N.A.P. North American Poetry》,專輯開場就唱,「I don’t like you, you’re a fool/Let me hip you to something」,十分坦率。

這位來自烏拉圭的青年,2002 跟隨父親搬居紐約,與友人合組 The Beets ,低傳真錄音的粗樸質地,有著搖滾的個性,但依舊無法藏住 Juan 個人本質中的西班牙民謠性格。《N.A.P. North American Poetry》以個人為單位,一把吉他就彈唱出清晰流暢而更為純粹的民謠;而無論是歌詞或是由製作團隊成員 Matthew Volz 的插畫作品,都反映著明亮的諷刺畫面;聽來輕鬆,意涵卻未如此。

新專輯提名《Who Me?》也許想談論城市移居與自我意識的關係,Juan 則更想創作出個人思考中的新傳統音樂;想必也是融合成長背景的音樂養分,以及移居紐約後所給予的差異印象。先行公布的單曲錄像〈Asi No Mas〉(So No More),取自 Juan 在墨西哥城遊覽時,教當地樂隊演奏自己歌曲的過程,掌鏡的 Matthew Volz 刻意捕捉這城市中情侶自然而自由的親密畫面,讓這悠然無比的曲子,和影片中的光線與城市的自在氛圍,穩穩的合在一起。


✎  筆記#24 2015.04.10

John Buck Wilkin ‎– In Search Of Food Clothing Shelter And Sex (1971)

今天找到這張唱片,John Buck Wilkin 的《In Search Of Food Clothing Shelter And Sex》 (1971),這張在聲音的領先性,讓我非常吃驚,也可能是對我六七零年代的音樂接觸甚少,才會如此。(的確,後來想到這樣的曲風,就近似 Van Morrison 早期一貫的風格。)

John Buck Wilkin 的吉他旋律已有後來美國流行民謠的雛形,音樂也跳脫對於優美而秩序的合聲經營。早先 John Buck Wilkin 是在樂團 Ronny And The Daytonas 中負責創作、吉他以及人聲的其中一位。然而 Ronny And The Daytonas 就與同時期的樂隊一樣,特別著重在優美合聲的表現,旋律輕鬆悠閒,形象極為溫和而樂天,彷彿沒有任何現實知覺一般,最終就在同流之中浮沉。樂隊 1965 年發表第二張專輯《Sandy》後,未有更進階的發展,流行一時的同名單曲也無法支撐整個樂團的名聲,漸漸被世人遺忘。

聽了一遍後,確定《In Search Of Food Clothing Shelter And Sex》 的確符合七零初期的聲音,然而最終卻不如 Van Morrison 的地位。也許就是創作之路的長短以及質與量的累積不足(John 僅發表了兩張專輯),最後 Van Morrison 遙長將滿五十年創作之路,證明了這位七零融合搖滾、鄉村、民謠等樂風的旗手最終的地位。而揮去「Ronny」身分的 John,在六零末七零初啟動個人創作,發表了這張作品。雖然如今更是無人知曉,沒有微基專頁,沒有 AllMusic 專頁,Discogs 更僅一句簡述,但仍舊留下該時代裡的音樂風景,也能在歌曲中,聽見 John 當時的意識與想法,協同揮去的那個身分,揮去流行樂曲的單薄與虛假。


✎  筆記#23 2015.04.09

A Lot Of Sorrow. The National X Ragnar Kjartansson

The National 將在 6 月 22 日發行一套作品,共有 9 片透明膠片,但只有一首歌,〈Sorrow〉。內容取自冰島藝術家 Ragnar Kjartansson 與 The National 合作,於 2013 年 5 月 5 日在紐約 MoMA PS1 周日現場的表演。取名《A Lot of Sorrow》原因無他,就是這團連續演唱了〈Sorrow〉六個小時!而如今將僅以黑膠發行,還且限量 1500 套。如果是被〈Sorrow〉感動而愛上他們的樂迷,是否也該收藏一套呢?的確該好好考慮,一套要價 120 英鎊,已經開放預購。想過乾癮的,點開預購網頁即可觀看當時的一段錄影。


✎  筆記#22 2015.04.09

Exhibition-Main-523-20141230160026151027

今天中午終於到北美館看展,為了看《硓𥑮山–陳順築個展》以及《建築之境:路易.康》。兩個展我都肅然看完,但我對《硓𥑮山》的體會更深。我在大學週報實習時,曾經採訪過陳老師 2012 年的個展《風林雨山》。記得那時到了非畫廊,一進到裡頭的接待室,陳老師請畫廊開一瓶紅酒,倒了兩杯。一杯給我,一杯自己喝。我不過是一個大學生,老師卻如此禮遇,我當然被驚傻。而在交談的過程中,他也耐心而仔細的回答我每個門外漢般的問題。我也慢慢感受他個人的堅持,以及那對品味的嚴格要求;甚至每個手勢與口吻,都表現出讓我景仰的風範。如今回想大約一小時的採防,如果沒有陳老師滔滔的講述自己的創作與經驗,我可能會像個失責的記者,寫出一篇胡塗的報導來。可惜非常不好意思的是,當期並未刊出,一直要到 12 月的最後一周,才悄悄見報,當時展覽早已結束一個多月。


✎  筆記#21 2015.04.05

海龟先生 - 内人广林 (2015)

北京摩登天空齊下的海龜先生發表了新單曲〈内人广林〉,他們稱這是樂隊第一首情歌。也的確,去年《Where Are You Going》以樂團一貫輕鬆的樂風包藏許多黑暗訊息。如今這首輕鬆的曲子,直接的愛啊、親啊抱的,確實再情歌也不過了。而注意了主唱李红旗的唱腔嗎?是那麼的嬌嫩而貼黏,就像曲名〈内人广林〉一樣,方方地擺在龜殼背上,不就是「肉麻」兩個字嗎。

試聽:http://music.163.com/#/song?id=31246308


✎  筆記#20 2015.03.22


今年將過滿三個月,Jessica Pratt 的〈Back, Baby〉是我目前聽見最喜歡的民謠曲子。這位唱腔及咬字獨特的女子,渾身充滿神秘的氣質,新作《On Your Own Love Again》的樂器配置卻只有吉他一把;聽來澈如溪水、沁如憂愁過後襲來一陣未知的冰涼,全憑她個人一句一句唱啊、弦一聲一聲撥彈,講述私我的生活與感情,便提至音樂中精神層面的優好。〈Back, Baby〉開頭「Sometimes I pray for the rain」如此,曲中不求花樣的段落演變,證明 Jessica Pratt 是位簡單的人,也才襯托出她那無人比擬的獨特。而這突如其來開頭,也是今年至此讀到最喜歡的句子。


✎  筆記#19 2015.03.07

Shamir - RATCHET (2015)

入選 BBC Sound Of 2015 的 21 歲少年 Shamir,去年於布魯克林新興廠牌 GODMODE 發行首張 EP《Northtown》,五首歌曲帶有電子、放克、靈魂樂種,製成舞拍有勁的 Disco 風格,〈I’ll Never Be Able to Love〉與黑膠未收錄的翻唱〈Lived and Died Alone〉還彷彿唱著靈魂詩歌般告解。

去年底簽入 XL Recording,並推出單曲〈On The Regular〉,所嘗試的新風格讓人聯想到以〈212〉引起注目的美國饒舌歌手 Azealia Banks(同樣入選 BBC Sound Of 2012)。這位常於網路與其他歌手論戰的歌手,音樂表現亦帶有攻擊性與對立性,音樂之路走得並不順遂,與多家廠牌鬧翻(包括 XL),正式專輯《Broke With Expensive Taste》也遲至 2014 問世,並僅個人以數位發行。比起像在原地踏步的她,Shamir 的音樂之路正要起飛。


✎  筆記#18 2015.02.17

Benjamin Clementine - At Least For Now (2015)

2015 已過將近兩個月。從前年 Blood Orange 的《Cupid Deluxe》開始,我便一直尋覓著那足以沖擊我全身感受、甚至對生活產生影響的音樂,而去年有了 Fear Of Men 的《Loom》。我始終感覺,是這些音樂先擁有了我,而後我擁有他們。他們是由靈魂、生命所累積,更有許多我認為是直覺性反射,對著信仰直接抽取的力量;是無關理性選擇,而發自一股莫名而強烈的引力所成就。2013 的《Cupid Deluxe》、2014 的《Loom》都給我這樣的感受,這樣的感受堅實而絕對,音樂卻包容而且寬大,並且排除了音樂類型、性別、政治、教育、種族、文化、國家等框架,是穿透性的,而我也認為足以穿透我對時間的概念。2015 已過將近兩個月,很幸運的,也非常感謝,一位流浪法國的英國人 Benjamin Clementine,就正是接近這樣的氛圍唱歌。他的第一張作品《At Least For Now》,醞釀兩年之久,唱著他流浪這段期間的所見所思,創作出極有靈魂的歌曲,聽專輯就已能感受那激烈而樸純的表演性,看他的現場影片,更有渲染力。他的音樂遮蔽了孤獨,讓孤獨的乾澀覆蓋冷卻的濕氣,心念純真而內裡火熱,羞藏一顆富感的心。他唱著個人極端的渴望、熟悉而產生依賴的孤獨,聲音後頭堅毅無催的信念,接近著那直覺性反射的純粹聲音、純粹情感,讓我可以再聽、再聽,一再聽,一再感受。


✎  筆記#17 2015.02.16

Chance The Rapper 難得抒情的新歌〈Lady Friend〉再一發!而這次(甚至可能往後很長一段時間)他再不是隻身創作與表演的那唯一一個,還有樂隊「The Social Experiment」。

自從 2013 年「Social Experiment」巡迴後,這位 1993 年出生的當紅饒舌歌手就延用巡迴名,邀請一起巡迴的四位同鄉組團並加入他(包含小號手 Donnie Trumpet、鍵盤 Peter Cottontale、製作 Nate Fox,以及 Frank Ocean 的現場鼓手 Greg Landfair Jr.)。從好評的《Acid Rap》(2013),甚至 2012 年的《10 Day》,這夥人就混在一起。過去由 Chance The Rapper 主理,現在則採合作方式,五人為著今年計劃發行的專輯《Surf》正積極製作。

目前已釋出五首曲子〈Home Studio ( Back Up In This Bitch)〉、〈I Am Very Very Lonely〉、〈Wonderful Everyday: Arthur〉還有〈No Better Blues〉,整體組織性更高,也更抒情;其中〈Wonderful Everyday: Arthur〉還邀來 WyclefFrancis & the lightsJessie WareElle VarnerEryn Allen KaneThe O’My’s 等老將新秀獻唱,曲末想當然耳一片盛歡。

剛發布的這首〈Lady Friend〉已成為 Chance 最抒情的表現,加上客串樂手 Spencer Nezey 綿延的薩克斯風旋律、Peter 開頭令我馬上靜下聆聽的鋼琴泛音,雙雙凸顯它的優美。還有歌手 Kiara LanierKehlani 的合唱,襯托 Chance 的靈魂樂聲,聽完舒服而放鬆,已忍不住連播了幾遍。


✎  筆記#16 2015.02.08

所有感覺都被複製上去。這個時代不缺乏感受,也沒有一樣真實。


✎  筆記#15 2015.01.31

香港樂團 The Yours 勢不可擋。去年七月與兵馬司Maybe Mars簽約,發行第二張作品《Teenagarten》;跨年日推出〈SELF-PORTRAIT #1〉,作為下一張專輯的預告。然而,今日宣布的新曲〈YOU’VE GONE TOO FAR〉,與北京知名樂隊 Carsick Cars 主腦/吉他手張守望合作,並由 P.K.14 主唱楊海崧錄音。樂團充沛的創作能量,加上兵馬司的資源,新作最終的樣貌令人期待。

樂團並以《山海經》所描繪的獸類「彘」為主視覺:「樣子如虎,尾巴又似牛尾,聲音如犬吠,名稱彘,能吃人」。樂團近來視覺有著強烈神話性格,明示或暗示,也許他們的噪音已走往更為神祕的黑暗境地。


✎  筆記#14 2015.01.30

maxresdefault

如今僅剩兩人的 The Drums,也是關係最緊密的成員,首腦 Jonny Pierce 以及吉他手Jacob Graham。去年的新作聽來魔幻神秘,也比過往更為急躁、瘋狂;《Encyclopedia》猶如一場暴風,從 A 面一直吹到B 面、C 面,直到 D面得這首〈There is Nothing Left 〉,回到我第一次接觸他們《Portamento》的感受。大概就是整個冬天泡在這些蒼白失色的鼓拍與吉他旋律裡,聽著 Johnny 絕望透頂的歌聲,沒有一絲光明,只有相憐相惜。與歌曲一樣,樂團曾面臨令人揪結的現實,而新專輯發行,宣告著他們的存在與意志。曲末緩下拍子,也是他們在新作中眾多新嘗試的編曲之一,其他的嘗試都已不太保留過去的樣子了,〈There is Nothing Left 〉還可惜的有跡能循。


✎  筆記#13 2015.01.27

Sean McCann - Ten Impressions for Piano & Strings (2015)

最近很喜歡聽一張唱片。是洛杉磯環境音樂創作者 Sean McCann 剛發行的《Ten Impressions for Piano & Strings》。查了一下,從 08 年開始 McCann 每年平均推出二至三張作品,不是以個人名義就是與其他人合作。去年與廠牌 Root Strata 創始人之一 Maxwell August Croy 推出《I》,Sean 操作合成器,Maxwell 負責古箏、小提琴。他也順勢在該廠發行了第一個作品,也就是附圖上黃黃的這張。Sean 說,這張專輯是他對環境音樂始祖 Eno 兄弟的致敬。蜿蜒的聲響緩緩移動,像是一條爬行在時間裡的巨蟒。我很喜歡在半夜播放,每次聽它,腦海浮現白天活動的景象,有點像是一場儀式,過程裡梳理日常雜念,只希望能夠安穩的睡著。


✎  筆記#12 2015.01.13

今夜再聽〈許多時間,像煙〉,是對顧城一生略略知悉後的雜感。王榆鈞實在令人佩服,簡直用生命來譜曲,或者她也多少知道顧城的生命史,而揉捻進去自己的體悟,最後形成了一個空窗,有煙來去而失散著準確的精神。如果可以困在她這樣的聲音裡面,彷彿就體驗了一場詩人之死。然而,如今的詩人是不會去死的。至於詩還否存在?也許吧!也許還在音樂裡,而王榆鈞是音樂的詩人。

✎  筆記#11 2015.01.08

其實每次一有念頭想聽這首,都只是期待最後那一點點的轉折,像煙散開後,時間模糊,欺騙自己有些事情,還有這一點點的希望。


✎  筆記#10 2014.12.31

港產樂隊 The Yours 新作釋出:〈SELF-PORTRAIT #1 (DEMO)

The Your 如今好像將世態看得更為現實,12年《The Way We Were,》吉他噪音中綿密的甜美、以及青春晦澀,在今年的《TEENAGARTEN》消除殆盡,取而代之的是樂隊一邦人貼身的後龐克與八零末九零出美國硬蕊搖滾一派的聲響與態度;這也許與時代相關,又或者根本就是樂團的核心精神罷了!
〈SELF-PORTAIT〉 每句歌唱都有甩尾的感覺,與吉他噪音都有點邪,這樣未聽過的表現剛好呼應了樂團也不曾使用過的美術風格,並且這些噪音在結尾時稍稍露出一點首張專輯憂鬱甜美的味道,然而,它畢竟還是DEMO,最終會何去何從還是未知數。但無論如何,似乎過不久就能再聽到新作!也希望The Yours 明年可以來台開唱!(許願)


✎  筆記#9 2014.12.27

LandHo-PosterFinal-v2a-140108-webnew

晚上看了《Land Ho!》(台譯:冰島嬉遊記)。最先被忽然受迫面對生活的鬱悶的老先生倆、計劃獨自遠赴冰島旅行的決定感動,後來完全被裡頭的配樂吸引。

電影內容非常輕鬆而且簡單,但依然討論了如何面對像一杯白開水的退休生活。選擇與好友旅行應該是不錯的選擇,其中 Colin 剛與老婆離婚,在途中與 Mitch 碰到能聊的旅人,Mitch 發覺兩人談得趣味越盛,就先行離去,還獨自睡在租來的吉普車上。諸多事情看得出兩人交情之好,信任而且關愛。

配樂由美國南方田納西州城市 Nashville 出產的樂團 Wild Cub 主腦 Keegan DeWitt 負責,雖說整體配樂風格與出道專輯《Youth》不無大異,然而減輕了節拍與樂隊中略帶的搖滾味道,打造出輕盈拍點的律動,柔亮的合成旋律,很搭冰島的景緻,自在而且大方,寬闊的就像兩位主角的心胸一樣,而兩人自由的心情如配樂裡悠游的薩克斯風。才聽了第一次,就非常想要擁有一張黑膠(真的買上癮了),可惜的是,它連 CD 都沒發。所以要體驗這樣的青春,只有上 DeWitt 先生的Soundcloud 聽了!


✎  筆記#8 2014.12.21

Mistaken For Strangers

下午去府中15看《陌路搖滾兄弟情》 (Mistaken For Strangers),片名道盡一切,絕不單純是樂團 The National 的巡演記錄。影片越至尾段,鋪述了一位擁有成名/功哥哥的弟弟長久的心聲。本片由主唱 Matt 的親弟 Tom 拍攝,剪接就像片中段落所拍,全觀記錄下的素材、而後拼貼呈現,但思路並不迂迴,敘述的有笑有淚,讓人很真實的看見這份愛恨交容的兄弟情感。另外,看完 Tom 片中對團員訪問的問題,我真希望他可以繼續跟拍其他樂團,繼續問那些好笑又犀利如天外撲來的話;那總會有意想不到的答案,並且可能真實得不得了。


✎  筆記#7 2014.11.13

手法甚至極簡到毫無趣味,但拍出真摯情感而串起家族感情的龐大連結。
Kindness第二部作品《Otherness》在聲音上的表現並無超出首作《World You Need A Change of Mind》,新作找來的每一位合作對象,在個人領域都表現出色
。《Otherness》這樣的做法,力求表現,使個人性格減去不少,《W》的聲音獨特、氛圍強大、舞感勁足。《O》的概念也許準確,聲音的核心聽起來有點分散─所以有時合作不一定是加分,最怕被吞噬─不過幸好,Kindness這次展現比上一張更多樣的面貌,自己還是做足了對聲響的考究,那一身80復古不散的味道,使《Otherness》在整年度的表現中,稱得上一張不錯的作品。


✎  筆記#6 2014.11.18

今晚(17)回家的路上,原本聽著 Kindness 的新作,聽著聽著就想接到《Cupid Deluxe》。走在雨水路上,忽然想到,它已經一歲了。

去年秋天開一個相簿「耳道運行式」,試著讓自己有個習慣,就是在前一天或出門前,安排一張沒聽過的專輯,封面 PO 進相簿,抓對上路的時間,開始聽它。就是如此和《Cupid Deluxe》相遇,當時是 2013 年 11 月 6 號下午 2 點 30 分,還記得自己上課已快遲到,我走進古亭捷運站搭往新店的月台,令我出奇驚訝的聲音,就這樣無預警流竄在我耳道裡。我也不急著上課了,《Cupid Deluxe》成為我去年最愛的專輯、年初開始寫樂評(第一篇就是它)、經營部落格,就叫它「耳道運行式」。

2014 也開了一樣的相簿,叫它「耳足拔力式」。體會到這樣的經驗,更容易我記憶一張專輯,但也同時更容易忘記。上路與路上,同樣充滿冒險,腳步有目的,耳無邊。也藉此認識了 Temples《Sun Structures》、Dappled Cities《Many Roads》、Copeland《Because I’m Worth It’》、Gui Boratto《Abaporu》、Leonard Cohen《Popular Problems》還有 Theophilus London 的《Vibes》。

晚上重聽 Blood Orange《Cupid Deluxe》,已經不知第幾回了,每次聽依然感動,並且都能聽到不同的趣味。生日快樂《Cupid Deluxe》。Cupid,希望你在天快樂。

2014 . 11 . 18,  Happy 1st birthday !


✎  筆記#5 2014.11.16
11178476_800

下午去看了《年少時代》(Boyhood),裡頭選用音樂恰如其分的好,多數熟悉而且親切,有早至七零年代搖滾,也有今年剛發行不久的作品。橫跨 12 年的拍攝,使故事看來更為真實,不用說發生在男孩 Mason 身上的事,就如演員 Ellar Coltrane 自言,他所經歷過的,其實是每個人成長所碰到的。

「音樂」在故事裡是很重要的元素,無論是那張生父親手匯集披頭四解散後各自唱的披頭曲目「The Black Album」給 Mason 作 15 歲生日禮物、男孩友人間的樂團夢,或是 Ethan Hawke 送完禮物後所講的那段話(超生動貼切),電影一再的反映導演對於音樂的尊敬,猶如一部個人的流行音樂縮史。從披頭四到 Bob Dylan,The Flaming Lips 到 Yo La Tengo、Wilco、Cat Power,Coldplay 到Phoenix、Kings of Leon、Vampire Weekend、Arcade Fire,還有 Britney Spears、Lady Gaga、Gotye,以及今年的 Tweedy。《年少時代》的選樂可以說是導演對流行音樂所做的獻詞。

裡頭有個橋段微微感人,宴後大家坐在客廳,女學生用吉他彈奏〈Wish You Were Here〉,眾人齊唱。讓我想起今年春天在店裡放《Wish You Were Here》時,同名曲播出,櫃台同事們各個不自覺的唱起來。那個下午,心情意外的好。而且,我想導演 Richard Linklater 從來也沒想過,Pink Floyd 會在電影上映前夕,突然宣布新作《The Endless River》的到來。若要說這一切有神祕的巧合存在,不如說經典與傳奇的影響力永遠不會消失。


✎  筆記#4

吸菸是性別跨域的過程,男性抽菸展現陰性與柔軟,女性抽菸展現陽性與剛硬。


✎  筆記#3

Kraftwerk的音樂中,「氛圍」經過十分仔細、甚至到了科學層次的安排。然而將每個細節要求到位後,選擇把旋律與節奏以最純粹的樣子─也是精煉的成果─讓它發出聲響與律動。


✎  筆記#2

「嘻哈」與「饒舌」予人的印象,最容易被聯想的,是對於白人世界的反抗、攻擊。也由於這類刻板印象,不少人將其簡單歸類於黑人音樂之中,久了自然有誤解(雖然「白人嘻哈」出現,但卻是由於這樂種的強大)。然而,在這類種範圍內,當然無疑問的,有一個大宗,它是一種抗議,以咒罵、批判等不以悅耳為主訴求的表現;在歌詞上如此,音樂上亦然。而作為「抗議的」從來都是這類種裡的主流訴求,也造就了Jay Z、Kanye West等英雄人物。姑且不論這樣的主流,服務對象為何(黑人嗎?白人嗎?種族的分類向來不是討人喜歡的話題,對於人的尊重,應該是出於「人」),那就討論一下這樂種的未來與氣象。過去將其放在種族議題上討論,尤其是美國的嘻哈饒舌,先有種族、再進而討論社會、教育、性別等議題。這樣的做法先有框架、在植入看法,主流要這樣做,才有市場性,才有話題性。只是,可惜的,隨著時間過去,這類議題大概也就顯得陳腔濫調。也因為如此,這樂種的創作人,轉而投向更出於個人、生活、時代下的小事來做創作,聽覺表現得較為輕盈、更是流暢,歌詞總是從生活中挖來,走到2014,最近最能代表的人物,是來自芝加哥的Chance The Rapper。自首張作品《10 Days》到2013專輯《Acid Rap》,他的歌總愛開開自己的玩笑,偶爾用個人生活的經歷,暗示時代的大事,尤其後者多次提到了香菸,那樣的自信,是莞爾後依然故我的堅持。同樣以生活作為創作的如Childish Gambino,都在美國這片土地上,脫離咒罵與仇恨,更多以自我、個人來詮釋這個無論是好是壞的世界。而大西洋右岸呢?種族相混/無分種族的Young Fathers,是近來最被常提及的,當然除了拜備受好評的首輯《Dead》所賜,也由於他們將嘻哈饒舌,帶入了更具藝術性的表現,在談論事件時更有氣度,聽覺質地的考量,也更嚴謹把關,呈現這樂種的另一風貌。回頭過來看主流嘻哈如今的腳步,譬如2013年終榜常客《Yeezus》,仍然停留在過去具攻擊性、小個人大族群的對立位置。除在「概念」尚有令眾人為之一亮感,其餘的表現了無新意。至於未來會怎樣?一定會有人說Chance The Rapper這類的就好比「小清新」,那樣無憂無慮、沒有企圖、好玩而無責等脫離社會的表現,是不可取的。但一樣回過來問,《Yeezus》又感動到了多少人呢?我認為他「嚇到」比較多人。小我與個人性,會越趨蓬勃,大我與總體概括性的詮釋還能在式場占上一陣子,但它的強度將支撐不了。再舉一些例子,Blu的《NoYork!》,擺在美國嘻哈的範疇裡,是一張具有強度的藝術概念作品。而同樣也跨種族的美國嘻哈組合Sisyphus,三人雖各有團體或獨立成立,但同名專輯的成熟度與融合性表現適恰,並且得體。


✎  筆記#1
無人聲的電子音樂,或者「無倚靠人歌聲」作為主要敘事的電子音樂,到底該用什麼方式,使聽者能夠有所記憶、甚至讓眾耳朵對該作品的印象鮮明?本名Kieran Hebden、倫敦出生、英印混血的Four Tet,依然是目前這範疇(或原則)內的領風者之一。九零年代後期開始有大量作品、被稱作folktronica創立者,Four Tet的作品幾乎沒有成篇的歌詞,而過去手法上採「融合」,許多歌曲僅需唱名大概就能喚起聽眾記憶:不斷反覆的低比例人聲、簡化旋律與歌詞,加上風格強烈的節奏與拍點,以及層次多變的曲勢,為自己在時間上刻下一道道痕跡,然而,他近來出現了「介入式」的創作。「介入」的意義在於突破聽覺的順耳,可比擬攝影中的「刺點」,通常凸出、襲中聽覺的舒適點,並給予線性上的「跌落」,然後依然故我的接著前部曲子,此刻聽者卻無法避開該介入物的存在。2013年作品《Beautiful Rewind》當中有多次嘗試,最為明顯而成功的是A面末曲〈Kool FM〉,曲中段出現的「HEY, HEY, HEY」是自另一個階段所錄製的人聲素材,疊在原來順勢聽走的曲子上,除了二部分質地上的粗細差異,也拉出了時空上的遠近;然而二者間的距離並不遠,在一開始聽到它時,是極度曖昧而又模糊,因而形成了一股對抗,來自於聽者與創作者之間的對抗。而這樣的表現,態度上我並不認為是挑戰的,畢竟曲子至尾,Four Tet依然將其融入了原曲的結構。不過,也由於這個介入式的聽覺,他又成功的完成一首無文字依憑的電子音樂,甚至在旋律上幾乎毫無琢磨。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